朱塞佩·加里波第广场,Marc Lieb 抿着刚冲泡好的浓缩咖啡,沉醉其间。朝霞为这座“永恒之城”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他第一次来到罗马,但并非影只形单。与他相伴的是一辆绰号“V2”的赛车,累计行程已超 50 万公里。它的全称为保时捷 356A 1600 GS Carrera GT,因其车牌号 WN-V2 而得名。V2 是赛车界的传奇:它曾征战过当年几乎所有重要的欧洲赛车比赛和拉力赛。意大利 Mille Miglia 一千英里拉力赛,纽博格林一千公里耐力赛,以及西西里岛的塔格·佛罗热(Targa Florio)等各大奖赛都曾留下它的身影。

心驰神往之地:
心驰神往之地:Marc Lieb 终于带着著名的保时捷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踏上 罗马的土地。62 年前这座城市并没有向列日-罗马-列日拉力赛敞开大门。

V2 赛车可提速至 200 km/h。而 Lieb 曾是勒芒总冠军,在多项世界拉力赛中拔得头筹。二者联手,理应是最佳组合,但这段《Christophorus》佳话,在 62 年后才姗姗来迟。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 1959 年。列日-罗马-列日(Liège-Rome-Liège)拉力赛是当时世界上最艰难的公路拉力赛。全程不休,赛程长达 5,000 多公里。赛事组织者 —— 比利时的皇家赛车联盟(Royal Motor Union)没有办法在赛程中引入连接赛段。104 位参赛者中仅有 14 位到达终点,且没有一位不带罚分全身而退。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2021, Porsche AG

当年 Paul Ernst Strähle 和 Robert Buchet 轮番上场,经过 86 小时鏖战,最终艰难赢得总冠军的头衔。作为保时捷当时最耀眼的德国个人车手,这是 Strähle 所取得的最重要的胜利,也是这辆著名 356 赛车创下的最傲人战绩。这场 1959 年的拉力赛其实“名不副实”。当年的罗马人不希望赛车出现在假日的城市中,因此赛段经过了多次更改,中转点更是移至彼时的南斯拉夫。

偶像:
出生于 1928 年的赫尔伯特·林格对 保时捷客户运动的影响深远,无人能出其右。

这一次 V2 终于抵达了意大利的首都。Lieb 爱上了这座城市,醉心于 Carrera 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它简单低调的操控方式中。他知道这辆赛车的价值。2016 年,满载着勒芒和世界锦标赛冠军的荣誉后,他结束了 14 年保时捷厂队车手生涯,转战客户赛车领域。Herbert Linge 是他的终极偶像。“毫无疑问,他是我所认识的最酷的人!”40 岁的 Lieb 崇拜地说道。

担任斯蒂夫 · 麦奎因的替身的 Herbert Linge

出生于 1928 年的 Linge,将毕生的职业生涯奉献给了保时捷。1943 年他作为学徒加入保时捷,而后担任过赛车技师,赛车手,一手创建了稳步发展至今的美国客户中心。此外,他还曾在电影《勒芒》中担任斯蒂夫·麦奎因的替身,为魏斯阿赫的测试场地定址,作为 ONS(德国最高赛车协会)创始人荣获联邦十字勋章。他在 ONS 致力于为赛车运动引入更多安全保障。“在列日-罗马-列日拉力赛中,我们日以继夜地比赛,而且没有任何隔离带,在今天简直不敢想象。”他回忆着这一传奇的比赛。

1954 年,他同 Helmut Polensky 一道摘得桂冠。此后,他便同挚友 Paul Ernst Strähle 携手参与这个赛事及其他公路比赛。“只有团队作战才能赢得列日-罗马-列日拉力赛,”Linge 说道:“每三个小时要更换车手。副驾车手必须要睡觉。Strähle 可以办到。我有时会在检查站替他签字,他对此毫无所知。而我从来没有闭上过眼睛。”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In 1959, Paul Ernst Strähle and Robert Buchet won the Liège-Rome-Liège rally in the Porsche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without actually being allowed to enter the Italian capital. Sixty-two years later, Marc Lieb brings the V2 to the Eternal City.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After breakfast at sunrise, the journey begins at Piazzale Guiseppe Garibaldi.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2021, Porsche AG
Loyal companion: the decals on the side window bear witness to the racing history of the 356.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Lieb’s happy place: overall Le Mans winner and former WEC champion Marc Lieb sets a course for the Colosseum.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2021, Porsche AG
The 1.6-litre Carrera engine produces up to 125 PS. The famous racing car has more than half a million kilometres on the odometer.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Travelling through time across the Tiber: the Porsche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explores the ancient city.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Marc Lieb reverentially guides the 356 towards St. Peter’s Basilica. The narrow street becomes the perfect resonator for the engine sound.
Marc Lieb,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2021, Porsche AG
Pit stop: in races of the past, gas canisters had to be deposited at the side of the road; today, Marc Lieb can head for a filling station. For the racing driver, checking the oil level is a matter of course.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A historic car on an even more historic roadway: in ancient times the Via Appia was known as the Queen of the Roads. The 356 departs Rome along the former trade route, which is more than 2,000 years old.
/

他在车上一刻无法合眼,不仅仅是因为赛车穿越狭窄道路和碎石小道时的速度飞快,还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 V2 的技术状态。他熟悉这辆车的每一颗螺栓。Linge 曾试驾过 356 的所有车系。“人们知道我在摩托车赛上积累的经验,因此也对我予以充分的信任。一开始我们每天会制造三至四辆车。试驾后,我必须当晚向费利·保时捷汇报,哪些车表现优异,哪些必须回炉改造。”Linge 作为技师的声誉在厂队的赛车手和拉力车手之间传播开,1954 年他成为备受欢迎的拉力赛副驾领航员。“他们告诉保时捷先生:Linge 可以搞定一切。”

回首:
回首:Lieb 为保时捷赛车运动创造了历史,堪称一代传奇

这位魏斯阿赫人所潜藏的顶尖车手素质,很快就展露无疑。此外,他也因不让赛车受损的驾驶技术而闻名。即便在副驾驶位置上,他也极力推崇温和的换挡方式。“同步环经不起折腾!”Linge 在 5,000 公里车程内仅更换 4 至 5 次制动衬块。“山地测试前,我们会更换前方的衬块。一旦它们有磨损,汽车就会变形。我们没有使用刹车垫片,而是鼓式刹车。”这一最高功率达 125 马力的发动机,搭载由垂直轴驱动的四个凸轮轴,对火花塞形成极大的考验。“在每个连接赛段前,一旦我们有几分钟的领先优势,我就会更换火花塞。这是我们在有限时间内唯一能做的事情,否则就会落后于他人。”

 Marc Lieb, 356 A 1600 GS Carrera GT, Rome, 2021, Porsche AG
赛车传奇:保时捷 356 V2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1959 年拉力赛的获胜者完成了它在罗马的凯旋之旅

我们必须要考虑当时的情况:部分公路赛被纳入世界锦标赛的范畴,为了比赛团队要驾驶 V2 从斯图加特奔赴其他欧洲国家,然后再重返斯图加特。当时加油站的位置分散。Linge 说:“在特别测试前,我们想要尽可能减轻赛车的燃油重量。技师会乘坐一辆大众巴士提前出发,在约定地点的公路边放置好 20 升的汽油罐。没有人会去偷拿。大家互相帮助。如果其他人遇到麻烦,我也会倾力相助。”而当他寻求帮助时,一段同 Paul Ernst Strähle 的友谊就此展开。

Linge 与 Paul Ernst Strähle 的友谊

上司一直是他坚实的后盾。1952 年 Linge 可以在周末借出公司的大众巴士。当这辆车半道抛锚时,他被指引到 Strähle 家位于 Schorndorf 的修理厂,在年轻老板 Paul Ernst Strähle 的协助下,车子得以重新上路。几周后,他们再次意外地碰上。这一次 Strähle 用他的大众甲壳虫将 Linge 和朋友的摩托车从泥潭中拖拽出来。Linge 向他许诺,如果他能在保时捷的事情上有所回报,一定竭力而为。

静止岁月:
静止岁月:这款搭载 Carrera 发动机的赛车承载着客户赛车运动过去的岁月。代表现代的 Lieb 则秉承同偶像一致的保时捷理念。

1956 年驾驶技术已炉火纯青的 Strähle 购入一辆二手 356。但同其他装有从保时捷 550 Spyder 沿用的 Carrera 发动机相比,他的 1.3 升发动机毫无竞争力。当时保时捷 356A 1500 GS Carrera 以 100 马力,850 千克总重量,200 km/h 最高时速,12 秒百公里加速度树立了新的标杆。此外,Strähle 获知,保时捷正在筹划制造一款 GS Carrera GT。GS 为 Gran Sport 的缩写,可供选择的 GT 版本意味着轻质部件,赛车排气装置和为耐力赛量身定制的大油箱。

GS Carrera GT 的前身

虽然这些车型对于 Strähle 都遥不可及,但他从 Linge 那里得到消息,一辆搭载他梦想发动机的事故车亟待出售。悬挂部件与动力总成均完好,底盘却在事故中受损。原本这辆车计划拆开出售。但 Strähle 向保时捷询问,能否在取得费利·保时捷同意后,从 Reutter 购买一款替代车身。于是在最高层的授权下,Strähle 终于在量产版本诞生前拥有了一辆 GS Carrera GT,颜色是他梦想的亚德里亚蓝。“这是 356 的孕育期”,2010 年83 岁高龄辞世的 Strähle 曾如是形容这一阶段的赛车。

脚踏实地:
脚踏实地:穿行于“永恒之城”,罗马阿庇亚古道修建于 2300 年前。它加速了贸易发展,而 V2 则加速了保时捷的成功。

这辆赛车已然拥有顶尖的配置,但两位朋友多年一直孜孜不倦,不断优化完善它。下班后  Linge 便直奔 Strähle 的修车厂。在他协助下,1957 年这辆车终于装上了一台 1.6 升的 Carrera 发动机。提及这段经历,Linge 依然流露出孩童般的天真:“我们一直使用最好的材料!有时候我们可以给它装上还没通过工厂最终检验的部件,减震器或者其他零件。”作为试驾车手,他深谙一些配件的优势。1957 年他们在 Mille Miglia 一千英里拉力赛获得总成绩第 14 名,级别赛冠军的成绩。这是 V2 创下的首个胜绩。此后它一路凯歌高奏,将无数冠军收入囊中,直至 1964 年 Strähle 告别赛车运动。

“客户赛车始终是我们的目标"

虽然当时 Linge 对 V2 的熟悉度远甚于其他赛车,但他强调:“客户赛车始终是我们的目标。每一款赛车都必须获得市场的认可。我们可以生产 20 或 30 台车,连保时捷 917 也是一款客户赛车。费利·保时捷先生对此给予厚望。我们没有做任何广告推广。他一直说:‘赛车运动才是最佳的宣传途径’。”赛车运动对于品牌的意义至今从未改变。

穹顶弧线:
途径梵蒂冈, 保时捷 356 在圣彼得教堂的 穹顶下驶过。

退休后的 Linge 仍对后辈予以密切的关注。在他创办的保时捷卡雷拉杯赛上,Marc Lieb 大放异彩,而后从客户运动转向职业赛车运动,在世界各大赛事上斩获胜利和头衔。“每一次见面,我都从 Herbert 身上获益良多 —— 他的知识是无穷的宝藏。”Lieb 说道。

身为汽车技术工程师的 Lieb 望向后视镜,向着斗兽场的方向进发。V2 宽大的方向盘被 Linge 和 Strähle 安装的各类特殊仪器所包围。转数表上还贴有 3,500 rpm 的标签。低于这一转数,Carrera 发动机就发挥不佳,Lieb 也对此深表认同。“如今保时捷一年可以制造 250 至 300 辆客户赛车,但秉承的理念始终如一,”他继续说道:“我们不仅仅在售卖汽车,更是在执行我们的战略项目规划。从保时捷 718 Cayman GT4 Clubsport 到陪伴厂队出征的 911 RSR,对这些车型感兴趣的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的解惑。他们更渴望了解车的适用领域,能够同哪位厂队车手携手,以及能获得什么技术支持。”

研发、赛车运动和销售

EMV 部门是德文 Entwicklung,Motorsport 和 Vertrieb(研发、赛车运动和销售)的缩写。在保时捷集团中,它代表三个领域的交集。这一部门覆盖全球市场运营组织,与各个区域主管合作紧密。2017 年Lieb 在 EMV 开启了第二段保时捷事业。“我们同 Herbert 有着一致的目标,即同客户携手赢得比赛。”和当年的 Strähle 一样,如今的个人车手也是保时捷备受尊重的品牌大使,可以直接同集团对话。正如 Linge 60 年前所做的,大客户经理与个人车手联系紧密。保时捷工程师将客户反馈的一手信息直接发送至魏斯阿赫。二者均从中获益匪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Marc Lieb 将 V2 飞速开往城市南郊。他同这辆无价之宝一道穿梭在城市交通中,他温和而熟练地换挡,时而轻踩脚下的油门。不同于 1959 年,这座城市现在几乎不见游客的踪影。当这辆漂亮的古董车伴随低沉浑厚的引擎声驶过时,行人挥手致意,警察也竖起大拇指。阿庇亚古道上的建筑宛如它的共振器。Lieb 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将这座有着 2,000 多年历史的城市尽收眼底。“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的延续。”V2 终于来到罗马,而他正身置 V2 中。“50 万公里的里程,古老的座椅,驾驶舱,一切是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熟悉。当你踩下油门的瞬间,便能感觉到:这就是保时捷!”

版权信息

本文最早刊发于保时捷客户杂志《Christophorus》第 399 期

文:Heike Hientzsch
图:Markus Bolsinger

相关文章

保时捷为 Derek Bell 八十岁生日祝寿
历史

保时捷为 Derek Bell 八十岁生日祝寿

Derek Bell 仍然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这个微笑让赛道上的许多对手感到恐惧:这种微笑温暖,同时也代表着对胜利十足信心。今天,这位英国人迎来了他的八十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