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1953 年的德累斯顿,距离二战 8 年后,整座城市依然留有 1945 年 2 月毁灭性炸弹袭击的痕迹。大片区域遭到破坏,世界著名的建筑如圣母教堂和曾经宏伟的城堡建筑群茨温格宫尽数化为废墟。 德国被分割为东德和西德,德累斯顿归属于东德。

正是那一年,32 岁的 Hans Miersch 已经经历了许多人生变故。十年前,还是部队士兵的萨克森人在战争中受了重伤,右小腿因此被截肢。 在距离德累斯顿不到 40 公里的诺森小镇,Miersch 成立了他的女鞋制造厂,这在东德实属大胆的决定。在那里,私有制遭到唾弃,大公司一律被国有化,成为公有财产。在计划经济的统治下,个人的主动性不值一提。 

Michael Dünninger, 356 Miersch, 2021, Porsche AG
两德的文化遗产: 车主 Michael Dünninger 只有在特殊场合才会驾驶他的 Miersch 版 356。

Miersch 不想让自己的梦想被别人夺走 —— 不论是在职场,还是在自己的私生活领域。50 年代初,他在一本西德的汽车杂志上发现了新款保时捷 356。“当我看到第一批车型时,我就生出了一个念头:这就是我的梦想!”几十年后,他回忆道。 这位制鞋匠与东西德的许多车迷一样有着共同的梦想,但就像绝大多数人一样,对于 Hans Miersch 来说,这个梦想似乎无法实现。东西德的状况,可谓天壤之别。虽然仍允许两德之间的旅行(柏林墙直到 1961 年才建成),但东德对资本主义的西德实行严格的贸易限制。就连 Miersch 这样的企业家,也不允许从那里进口豪车。

他的商务用车是采用 Hanomag 车身和吉普风格的 Kübelwagen 底盘组装而成的。而这款 Typ 82 后驱敞篷四座车正是由费迪南德 · 保时捷设计而成的。“这辆车拥有不可思议的驾驶体验。” Miersch 这样评价这辆罕见的车。他当时带着一辆自己打造的拖车,前往兄弟国家匈牙利和波兰运送他的女鞋。他的人脉最远延伸至捷克斯洛伐克,后来证明这一切都是上天巧妙的安排。

Kübelwagen 成为了这则神奇故事的开端

在东德,找到一辆已退役的 Typ 82 其实并不困难。在 1945 年逃亡般的撤退过程中,德军士兵为了自救,不得不把它们留在易北河东岸,然后向西游去。因此,在德累斯顿地区,许多农民的谷仓里还存放着 Kübelwagen。

Falk and Knut Reimann, l-r, 2021, Porsche AG
才华横溢的梦想家: 未来的工程之星 Falk Reimann 和 Knut Reimann 提出了“东德保时捷”的设计。和 Miersch 一样,他们也得到了公司老板费利 · 保时捷的大力支持。这对形影不离的双胞胎驾驶着他们的爱车经历了许多冒险。他们最远到达法国和阿尔卑斯山。

一辆 Kübelwagen 成了这段精彩故事的开端。来自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 21 岁双胞胎兄弟 Falk Reimann 和 Knut Reimann 在图纸上设计了一款双座跑车,其外观与保时捷的 356 惊人地相似。Miersch 后来得知了此事。未来的工程师之星 Reimann 兄弟在德累斯顿附近的莫霍恩找到了他们的另一位盟友 —— Arno Lindner,他是一位车身制造者,可以将二人的设计付诸实践。后者用白蜡木搭建了一个框架,车身可以覆盖在上面,底盘则能够拧紧或焊接在下面。Lindner 的家族企业在此类构造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甚至连他的爷爷都是根据这个原理制造马车的。

Miersch 以 Kübelwagen 底盘作为基础,实现了他的 “东德保时捷” 之梦。然而,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并令整个行动陷入困局:在东德无法找到质量合适的金属板。但 Miersch 利用他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人脉,采购了约三十平方米的钢板。“它的价值可以说赛过黄金。”钢板的壁厚只有一毫米,却相当沉重,仅发动机罩就有近二十公斤重。由于 Kübelwagen 的底盘比保时捷 356 的车身长约 30 厘米,宽度也大为增加,因此 Miersch 的 356 变成了一辆宽敞的四座车,而这又带来了额外的重量。 

Miersch 由西向东走私贵重物品

此后,底盘和传动系统零件的 “狩猎” 之旅最终变成了一场冒险。保时捷创始人费利 · 保时捷动用私人关系,通过西柏林经销商 Eduard Winter 为这辆保时捷 356 A 提供了一套制动系统。Miersch 用 “一只很大的公文包” 将珍贵的零件从西德走私到东德,在这个过程中他惴惴不安 —— 在东德,走私是要被判处长期监禁的。他 “每天都要多次” 跨越边境,同时受到东德士兵的严密监控,“尤其是制动鼓重得不可思议”。 汽车零部件就这样组装完毕了。7 个月后的 1954 年 11 月,Miersch 自制的汽车已经可以上路了。Lindner 对车身收取了 3,150 西德马克的制作费用。

Michael Dünninger, 356 Miersch, 2021, Porsche AG
故乡:Miersch 版保时捷在自己的 “新家” 维尔茨堡已有 25 年之久。尽管时光流转,它却愈发动人。

最初 Miersch 使用的是一台动力仅为 30 马力的水平对置发动机,面对 1,600 公斤重的钢铁车身,它的运转显得十分吃力。而 356 原型车的重量仅约仿制车的一半,发动机功率却约为仿制车的两倍。直到 1968 年,Miersch 才得以为爱车安装一台合适的 75 马力保时捷 1.6 升发动机。拆解了的发动机被正式允许作为汽车零部件进口 —— 当然是打着 “西德亲戚送的礼物” 的幌子。 

20 世纪 50 年代中期,在 Lindner 的工厂里,还以原型车为基础生产了十几辆双座跑车,但具体有多少辆尚不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位设计师 Reimann 兄弟也为自己打造了一辆梦幻轿车。他们也希望得到来自祖芬豪森的帮助,且最终如愿以偿。在 1956 年 7 月 26 日的回信中,费利 · 保时捷对 “Reimann 先生们” 说:“为了帮助你们摆脱困境,我们按照你们的要求,通过柏林的 Eduard Winter 公司给你们寄去一套二手活塞和气缸。” 他祝愿这对双胞胎兄弟 “完好无损地收到货,并继续享受自制保时捷带来的驾驶乐趣”。这封信的署名是费利 · 保时捷的秘书。保时捷先生本人也如他所说,“目前正在勒芒赛场督战”。

总是以 Porscheli 为中心

Reimann 兄弟开着他们自制的汽车游遍了欧洲。为了节省差旅费用,多年来双胞胎 一直共用一本驾照。他们的这种行为还从未被抓包。你可以在大格罗克纳山、日内瓦湖,巴黎或罗马的纪念照中看到他们和他们新交的女友。照片的中央永远是他们的挚爱,即被称之为 “Porscheli” 的自制跑车。两位跑车复制者的西式生活方式,也被东德特务机关无所不在的安全人员登记在案。1961 年柏林墙建成后不久,两人因涉嫌协助叛逃而被捕。在差不多一年半之后,他们才能得以离开监狱。

这令 “Porscheli” 暂时销声匿迹了几十年。直到 2011 年,它才被奥地利收藏家 Alexander Diego Fritz 发现,并将其从腐朽中“解救”出来。因此,就目前所知,如今只有两辆 “东德保时捷” 被完整地保存下来:一辆是经过 Fritz 彻底修复的那辆,另一辆是 Hans Miersch 的原型车。这辆车一直保留在第一任车主手中,包括原来的车牌 RJ 37-60。20 世纪 70 年代初,当米尔施的制鞋厂被改制为国有企业(实际上被征用)时,他想方设法保护自己的汽车免受国家干预。Miersch 巧妙地利用自己的战争期间受的伤作为借口:“这是一辆自制的私人车辆,是专门为我这个残疾人设计的。”他将其价值定为 1,800 东德马克。从此以后,这位前工厂主必须在油毡厂以工人的身份谋生。

Hans Miersch, 356, 2021, Porsche AG
旧爱难断: 即使在德国统一后,Hans Miersch(此时约为 1993 年)仍然保留了他的旧车牌,全因他对这位汽车伴侣的爱绵延不绝。这辆车和它的赞助者以及拥有者都见证了东德的陨灭。

直到三十年前东德成为历史,Miersch 达到了自己的退休年龄。即使是在统一后的德国,他依然钟情于自己的爱车,并对其精心美化和改进。后来,一台来自保时捷 356 的 90 马力发动机帮助这台重量级车型实现了良好的驾驶性能。

将 Miersch 356 亲手交到保时捷爱好者手中

直到 1994 年 Miersch 73 岁时,他才决定与这位和他风雨同舟的生活伴侣分手,而现在它的车身已被涂成白色。在他看来,维尔茨堡的保时捷爱好者 Michael Dünninger 是一位合格的继承者。不论 Dünninger 开着它出现在哪里,都会引起人们的围观。“很多人都看出了它与 356 的相似之处,但依然很困惑。” Dünninger 笑着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为这辆车做了诸多升级。例如,他为座椅铺上了干邑色皮革,并将战前 Horch 的速度表换成了保时捷的原装配件。

Michael Dünninger, 356 Miersch, 2021, Porsche AG
面貌和态度: 藏在 Miersch 版保时捷背后的,是 65 年的流金岁月。它是坚强意志的产物。

无论如何,Miersch 版保时捷都是当代历史的一部分。它诞生于一个世界被分为东西方而且人们还可以亲自圆造车梦的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