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敢于冒险的赛车手、狂热的记者与勇于创新的宣传写手。理查德·冯·弗兰肯伯格(Richard von Frankenberg),1922 年出生于德国达姆施塔特(Darmstadt)。他热爱保时捷,仿佛就是为速度而生。1952 年,他参与创办《Christophorus》杂志,在那里一展自己的艺术才华,并担任多年主编。在杂志的第一期中,他便报道了自己于 1951 年驾驶保时捷 356 SL、在 1.5 升组别比赛中创造的赛车世界纪录。这是二战结束后保时捷、乃至于整个德国所创造的第一个世界纪录。光看一眼那个时候的数据就足以让人印象深刻了:152.34 km/h 的平均速度,里程 10,987 km,在 72 小时内完成,其中还包括所有的维修站时间。

Richard von Frankenberg, 1952, Porsche AG
Richard von Frankenberg

但这些并不是冯·弗兰肯伯格让读者着迷的唯一原因。当时,他还非常详细地向读者们描述了,坐在这么一台高速行驶的赛车中打破世界纪录,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他的描述绘声绘色,让读者身临其境,仿佛就坐在驾驶室内,在著名的利纳·蒙特尔赫里高速公路上驰骋,乃至于赛道上的每一次颠簸,都让人感同身受。比赛一圈的长度为 2.54 千米。椭圆形的赛道由两条直道和两个陡峭的弯道组成,弯道凹陷的程度让当时疾驰而过的赛车时速远超 200 千米。

像墙壁般陡峭的斜坡弯道

冯·弗兰肯伯格将这种过弯时产生的强烈胃部压力形容为飞速下坠时,突然从下方被兜住时的感觉。而紧接着这种过弯时的恶心感的,便是进入直道时的头晕目眩:“当你进入陡峭的弯道时,感觉就像面对一堵墙。而当你真正驶入弯道后,你就会觉得你开在了正常的道路上。直到弯道转回直线的那一刻。这时,你就一下子分不清上下左右了。”他如此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让读者仿佛能够看到当时的场景。我们似乎真的可以切身体会到冯·弗兰肯伯格当时的“痛苦”,那是因为他在速度狂飙的同时,还在努力将自己的感受破译传达给别人。想象一下,一个人开着赛车,一圈又一圈,而目睹这一切的,可能只有一个拿着秒表负责计时的人,坐在草坪上,把头埋在报纸后。

在这个晚上,“这个破纪录的车手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当冯·弗兰肯伯格在黑暗中向闪电一般疾驰时,我们能看见的,只有锥形车灯留下的道道光影。而作为车手,冯·弗兰肯伯格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计时员小屋里的小灯箱和维修站。灯箱每隔 57 秒闪烁一次,如此持续 2 小时。这是每个车手都必须独立应对的单轮比赛时长。弗兰肯伯格一直行驶着,直到精疲力竭之际,终于看到维修站向他发出更换驾驶员的信号时,他的内心必然是欢呼雀跃的。

但接下来就十分惊心动魄了:当赫尔曼·拉梅洛(Hermann Ramelow)驾驶赛车时,驱动风扇轮的 V 型皮带在行驶大约 7,000 千米后接连断裂两次。而第三条皮带必须坚持到最后,因为比赛严格禁止皮带的第三次更换。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赛车逐渐逼近原来的世界纪录:平均速度 145.5 km/h,并即将打破这一纪录。此时,只需跟随弗兰肯伯格一起吸气、呼气,赛车驶过终点,记录被打破了。

汽车世界纪录

时间:1951 年 10 月 2 日
地点:法国利纳·蒙特尔赫里赛车场
赛道单圈:2.54 km
车辆:保时捷 356 SL
车手:理查德·冯·弗兰肯伯格、沃尔特·格洛克勒、弗里茨·胡施克·冯·汉斯坦、彼得麦克斯·穆勒、赫尔曼·拉梅洛

版权信息

本文初刊于保时捷客户杂志《Christophorus》第 403 期。

文字:Heike Hientzsch

图片:Porsche company archives

Copyright: All images, videos and audio files published in this article are subject to copyright.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is not permitted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r. Ing. h.c. F. Porsche AG is not permitted. Please contact newsroom@porsche.com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相关文章

更快的挡位切换:PDK 历史回顾
历史

更快的挡位切换:PDK 历史回顾

四十年前,雷纳·邬斯特(Rainer Wüst)负责了保时捷双离合变速器(PDK)的研发工作,几十年后,这项开创性的工作在保时捷历史上留名的项目中刻下了自己的印记。

完美手工艺:一比五的 Targa 模型车
历史

完美手工艺:一比五的 Targa 模型车

从测量、锉削、铸造到钻孔、铣削、车削,这台一比五比例的 Targa 车模是完全由手工打造的。这台车模如今成为了在祖文豪森保时捷博物馆中,“Porsche Design 五十周年”纪念展上的一颗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