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梦想

在滨湖采尔(Zell am See)的保时捷家族的宅邸,第二届冰上大奖赛已经开始。联合创始人费迪南德 “费迪” 保时捷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冰上梦是如何成为现实的。

在冰上大奖赛的前一天,赛道入口处的一个雪堆不太合适,一队人马正在用铁锹努力工作。

在漫天飞雪中,一名队员以身作则,不仅向大家展示了他想要雪堆顶部的样式,而且还展示了如何使用笨拙的长柄铁锹来达到最佳效果。这时他的手台响了,他被叫去处理另一个紧急问题。伴随着一阵笑声和周围人的招呼,费迪南德 “费迪” 保时捷(Ferdinand “Ferdi” Porsche)匆匆离去。

Ferdinand (Ferdi) Porsche, GP Ice Race, Zell am See, 2020, Porsche AG

这位现年 26 岁的建筑师显然继承了诸多杰出前辈的驾驶能力,尤其是他的祖父,他祖父成功创建了一家跑车制造商。过去的几年中,他在风景如画的滨湖采尔,为冰上大奖赛的重生找到了一个出路。当晚,由风冷聚会 “Luftgekuhlt” 组织者举办,众星云集的聚会上,费迪揭示了冰上大奖赛的由来。

“冰上大奖赛是我和我的朋友 Vinzenz Greger 共同创立的。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我们这一代人中像我们这样热衷于赛车运动的人那么少。”他说到,“然后,有一次我们俩在滨湖采尔滑雪时,看到了我父亲的保时捷 550 赛车在冰上比赛时使用的那种带钉轮胎。我对多年前在这里举行的比赛有所耳闻,但并不知道为何之后就没有继续举办下去。

“你看,我们在滨湖采尔办成了一场风冷聚会。” Ferdinand “Ferdi” Porsche

我们首先与 Hans-Joachim Stuck 和 Richie Lietz 聊了聊,咨询举办比赛需要哪些条件,是否有人会来等等。随后我们拜访了市长,当地旅游部门和奥地利赛车联合会的人,然后一切就都走上轨道了。18 个月后,第一次冰上大奖赛正式开始。我们没有料到会有那么多人到场,所以当看到几千人到场时,我们真的很惊讶。我想赛车运动的圈子是相当紧密的,而且总是在寻找很酷的新事物……

我们已经震惊于今年发生的一切。你看,我们在滨湖采尔办成了 Luftgekuhlt(一项举办于加州的经典保时捷聚会)。我们有来自世界各地,甚至是新西兰的选手来到我美丽的家乡小镇。过去几十年来,我的家族一直居住在这里。”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冰上大奖赛揭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信任费迪。40 厘米厚的冰面上,建了一条长度 600 米的赛道,有趣的车、漂亮的车、具有历史意义的车,甚至是很酷的车,在赛道上来回漂移。许多人在受控的赛道环境中,把滑雪运动员拖在身后,重现了一种失落的滑雪艺术。其中包括两名保时捷品牌大使:勒芒车手 Jorg Bergmeister 和车后跟着挪威奥运滑雪冠军 Aksel Lund Svindal。(由职业车手和滑雪运动员在封闭的道路内完成,请勿尝试。)

Aksel Lund Svindal, GP Ice Race, Zell am See, Austria, 2020, Porsche AG

价值连城的经典车型冒险现身,人群为他们加油鼓劲,而当本地人开着廉价的车辆与他们竞争时,欢呼的声音就更大了。知名车手们开着一队 Taycan Turbo S 和拉力赛车进行了试跑。在所有这些车中,汽车发烧友们选择了各式各样的汽车,有经典车型也有现代车型;有价格不菲的,也有用胶带和扎带连接起来的车型。他们每分每秒都沉浸其中。

Taycan Turbo S, GP Ice Race, Zell am See, Austria, 2020, Porsche AG

观看 16000 名观众与观看冰上大奖赛中的赛车一样令人着迷,混杂在一起的人群都对四轮驱动的一切充满热情。在 Instagram 时刻,精心策划的博物馆级车辆陈列,在雪山为背景下点亮并展示,催生出了无数自拍照。随着太阳落山,聚会气氛和节奏越来越强烈,DJ 的音乐和内燃机的魔力成为了完美的伴奏。

人们已经开始将冰上大奖赛比作冰上的古德伍德,费迪 · 保时捷和 Vinzenz Greger 都是注重细节,且痴迷于赛车运动的负责人。 就汽车和观众的数量而言,它与 1993 年古德伍德速度节首次启动时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它的目标受众是新一代的赛车迷。对于他们而言,聚会和社交媒体时刻与谁在什么地方完成了哪场比赛同样重要。

作为一名建筑师,费迪 · 保时捷满足于看到自己设计的东西成为现实。 在冰上大奖赛中,他设计的一些事物极有可能成为每位赛车狂热粉丝的年度日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