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迷人的风景,在海拔 2,571 米的埃德尔魏斯峰(Edelweißspitze)上,可以看到奥地利最高峰大格洛克纳山(Großglockner)的壮丽景色。在它的脚下,放眼望去尽是原生态的高山景观。千岩竞秀,风光如画,千百年来令人叹为观止。

现在是早上七点,虽然山顶的空气还很凉爽,但夏末初升的太阳已让格洛克纳山脉的最高峰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在埃德尔魏斯峰之下,欧洲境内最壮丽的景观公路之一:大格洛克纳阿尔卑斯高山公路在狭窄的蛇形山路中蜿蜒而上。

 Dr. Wolfgang Porsche, Ferdinand Porsche,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公路不了情:父亲带着儿子来到大格洛克纳阿尔卑斯高山公路的最高点。

远处,两颗闪亮的光点在弯道翩翩起舞,动作优雅迅捷。随着它们不断靠近,发动机轰鸣的回声响彻山谷,伴着晨光中越发清晰的剪影,令人不由耳目一新:那是两辆保时捷 550 Spyder。作为保时捷第一批赛车中稀有的经典之作,保时捷凭借它在 20 世纪 50 年代书写了赛车运动的历史。这是一种驰骋在寂寥公路之上的纯粹驾驶乐趣,在地形如此复杂的山地路段,驾驶者能够发挥出最佳水平,而跑车也能够释放出全部的性能,他们对这样的地形驾轻就熟。

 Ferdinand Porsche, Dr. Wolfgang Porsche,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中途停留在海拔 2,407 米的 Fuschertörl 客栈前。两位车手脱下驾驶时阻挡冷风的毛线帽,随后我们体验了一次真正的 “首发” 亮相:驾驶两辆 550 的恰是保时捷父子 —— 沃尔夫冈 · 保时捷(Wolfgang Porsche)和费迪 · 保时捷(Ferdi Porsche)。他们从未一同驾车登上大格洛克纳阿尔卑斯高山公路,虽然保时捷家族成员在这条沥青公路上早已轻车熟路。

“连我的祖父都在这座山上进行过试车。” Dr. Wolfgang Porsche

“连我的祖父费迪南德都在这座山上进行过试车,后来我的父亲费利也是如此。”沃尔夫冈 · 保时捷博士在餐厅的阳台上吃早餐时说道,“有一次,我父亲发现了舒特古德(Schüttgut)。”这座位于约 35 公里外的滨湖采尔(Zell am See)的高山农场,几十年来一直代表着这个家族对萨尔茨堡南部地区的深厚感情。如今,舒特古德成为了沃尔夫冈 · 保时捷的住所。

父子俩驾驶着两辆史诗级跑车穿越名为 Piffalpe 和 Hexenküche 的极限弯道。“这不过是我第二次驾驶 550 Spyder。”费迪 · 保时捷说。(“请叫我费迪,不要叫我费迪南德。”他明确表示道。)“因为是敞篷车的缘故,即使是 50 公里的时速也感觉很快。” 当然他也承认当时的确有些冷,“不过这只会提升驾驶体验。” 为此,这款毫不妥协的跑车还配备了坐垫更薄的桶型运动座椅以带来更清晰的路感,低矮的挡风玻璃让车手体验到气流的畅快。

这样轻便的配置令整车的重量不足 600 kg。在 50 年代中期,1.5 L 水平对置发动机的 110 hp 动力能够提供堪称卓越的驾驶性能。以其设计师的名字命名的福尔曼(Fuhrmann)发动机,是第一台专门为赛车设计的保时捷发动机。在费迪 · 保时捷现在所驾驶的银色 Spyder 来到奥地利并被沃尔夫冈 · 保时捷纳入自己的收藏之前,它原本是在美国用于俱乐部赛事。

父子俩都爱车如命。这份热爱无疑被保时捷家族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从我祖父生活的年代开始,我们家族就和汽车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沃尔夫冈 · 保时捷说,“这一点没有丝毫改变。”他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积累了驾驶的经验。1956年,年仅十二岁的他就驾驶了刚从祖文豪森工厂出厂的第 10,000 辆保时捷。“驾驶它的前一晚,我激动得辗转反侧。” 这位现年 77 岁的老人笑着回忆道。

 Dr. Wolfgang Porsche, Ferdinand Porsche,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这份对跑车的热爱也在大格洛克纳山的公路上留下了足迹 —— 这位保时捷汽车控股公司(Porsche Automobil Holding SE)和保时捷股份公司(Porsche AG)监事会主席经常驱车登顶。每次他都会在自己的专属取景地摄影留念。驾驶的跑车不断变化,背景却始终未变。于是诞生了无数以雄伟的大格洛克纳山山顶为背景、以保时捷经典车型为主题的优秀摄影作品。

沃尔夫冈 · 保时捷现在驾驶的白色 550 Spyder 经常出现在这些照片当中。而它有着非同寻常的身世:它曾是费利 · 保时捷(Ferry Porsche)的私人座驾。后来,时任保时捷赛事总监的胡斯特 · 冯 · 汉斯坦(Huschke von Hanstein)曾将其用于赛车活动,包括在滨湖采尔举办的激动人心的冰上竞速活动。这一家族传统如今得以延续 —— 自 2019 年以来,费迪和文森茨·格雷格(Vinzenz Greger)一起组织了全新的冰上大奖赛。2019 年,沃尔夫冈正是驾驶着这辆白色跑车参加了 GP 冰上大奖赛(GP Ice Race)的发车式。

蜂拥而至的大多是年轻观众。在费迪看来,他们对 GP 冰上大奖赛的热情是 “热爱汽车的传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延续” 的标志。因此,他对保时捷凭借 Taycan “走在电动汽车技术发展的前沿” 感到非常高兴。事实上,他用祖父的昵称作为自己名字这件事,也被世人所津津乐道。他的祖父曾在 19 世纪末开始研究汽车,并于 1900 年设计制造出了第一辆电动汽车 “Lohner-Porsche”。对于这位刚在维也纳修读完建筑学的 27 岁年轻人来说,生态学的理念非常重要。“作为一名建筑师,你必须时刻谨慎地与自然相处。”

“热爱汽车的传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延续。” Ferdinand Porsche

与自然和谐相处对父亲沃尔夫冈来说同样重要。“我算是半个农民吧!” 他笑谈道,“我经营着一大片高山牧场,养殖了大约 200 头平茨高尔(Pinzgauer)牛。” 这是一种 “特别适合在陡坡饲养的轻型品种”。他解释说,“因为如果牲畜太重,会踩坏高山牧场的草地。” 此外,他还在舒特古德种植水果,酿造蜂蜜,等等。“我们自己烤面包,还自己加工肉品。”这位热情的猎人不无自豪地说道,“我们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只是如今他不再自己养鸡了。“但要想再重新养鸡也不是不行。” 费迪突然说道。

正如他所说,虽然自己目前还不像父亲那样热衷于打猎,但这位都市人愈发能感受乡村生活的美好。家乡给他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夏天我们在湖里游泳,冬天我们就在家门口滑雪。在别的地方哪能体会到这些?” 费迪对滨湖采耳赞不绝口。家族传统和价值观念跨越了代际的阻隔得以延续。沃尔夫冈表示:“我们会继续脚踏实地。对我来说,把这一点传递给我的孩子一直很重要。” 孩子们是否真的对此 “心领神会”?“是的,我们的成长道路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 费迪确认道,“也许多了一点速度感。”

 Ferdinand Porsche, Dr. Wolfgang Porsche,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最爱的地方:沃尔夫冈 · 保时捷总会在墙上一个固定的位置挂一张有纪念意义的照片,这次是两代人和两台车的合影。

即使是在天气良好的情况下,前往大格洛克纳阿尔卑斯高山公路的旅途不仅令人心怀敬畏,而且充满挑战,尤其是当驾驶的是 550 Spyder 时。这天早上,沃尔夫冈 · 保时捷在沿着蜿蜒山路再次下坡前,向摄影师斯蒂芬 · 博格纳(Stefan Bogner)提出了一个请求:能否让他开到他经常拍照的地方,为他拍一张必不可少的纪念照?这简直是博格纳的最爱。于是,一番难得一见的景象出现在我们面前:保时捷传奇父子,亲自驾驶两辆保时捷传奇跑车。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The cul-de-sac at the Fuschertörl branches off to the Edelweißspitze. The two Porsche 550 cars have already come a long way, but they still have about 170 metres to go before reaching the top.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The cul-de-sac at the Fuschertörl branches off to the Edelweißspitze. The two Porsche 550 cars have already come a long way, but they still have about 170 metres to go before reaching the top.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The cul-de-sac at the Fuschertörl branches off to the Edelweißspitze. The two Porsche 550 cars have already come a long way, but they still have about 170 metres to go before reaching the top.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The cul-de-sac at the Fuschertörl branches off to the Edelweißspitze. The two Porsche 550 cars have already come a long way, but they still have about 170 metres to go before reaching the top.
550 Spyder, Großglockner High Alpine Road, 2020, Porsche AG
The cul-de-sac at the Fuschertörl branches off to the Edelweißspitze. The two Porsche 550 cars have already come a long way, but they still have about 170 metres to go before reaching the top.
/

相关文章

线条男爵 Lord Norman Foster

线条男爵 Lord Norman Foster

寻访当今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师 —— Lord Norman Foster,听他讲述关于苹果公司在库比蒂诺的新建筑,德国国会大厦穹顶独一无二的匠心,以及他与两辆保时捷 356 的亲密关系。

冰上激情

冰上激情

与滑雪运动员共同参加的冰上赛车运动:曾经 20 多年之久,每逢采尔湖冰冻的季节,都会在湖面举行冰雪拉力赛,以此项活动来纪念费迪南德 · 保时捷。如今,这一伟大的传统终于得以恢复。

无限自然

无限自然

Simona De Silvestro 是保时捷赛车部门中速度最快的女车手,而在假期中,她更喜欢大自然的宁静与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