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转

它不仅是一辆汽车,还是电影《The Speed Merchants》的摄像车,几十年来,它不知道被丢弃在美国的哪个角落里,最后终于在一个废车场找到了它,并被修葺一新。这就是这辆 Porsche 911 ST 2.5 曲折离奇的故事。

赛车手维克·艾尔弗德(Vic Elford)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了 YouTube 的一个高点击率的影片上。观众可以和这个英国人一起,体验一段在传奇赛道塔格·佛罗热(Targa Florio)上极速飞翔的感觉,因为摄像机就架在高于赛道的几厘米处。这是 1972 年的夏天,赛车运动的顶级明星们正在西西里岛的马多涅山脉上训练着。艾尔弗德和他的保时捷 907 早在 1968 年就在这里获胜了。这位前拉力赛车手和蒙特卡洛赛事的冠军熟识这里的每一颗树,知道这里每 一寸道路的弧度。这些艾尔弗德讲述的片段是由一个 16 毫米的阿莱相机捕捉到的,相机被安装在了一辆黄色保时捷 911 S(图右)的前发动机盖上。坐在驾驶室的是摄影师迈克尔·凯泽(Michael Keyser)。在此之前,他曾作为个人车手驾驶多辆保时捷,多年参与美国赛道的赛事。

1971 年 12 月,只有 25 岁的凯泽正在祖文豪森制造他的 GT 跑车,那时他遇上了与他同年龄的尤尔根·巴尔特(Jürgen Barth)他是赛车手埃德加·巴尔特(Edgar Barth)的儿子,。年轻的尤尔根刚开始在保时捷出版处工作,在 1977 年勒芒赛事取得总冠军后,这位年轻的车手的赛车生涯也冉冉升起了。两人结识之后,凯泽成功地说服了尤尔根,让他成为了自己欧洲探险之旅的二号车手以及摄影师。凯泽因著书《A French Kiss with Death》讲述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拍摄的电影《Le Mans》而名声大噪,正是因为这部电影,让他萌生了一个新的计划:在 1972 年拍摄一部关于知名品牌世界锦标赛的纪录片,名字就叫《The Speed Merchants》。

 

 

驾驶 911 在赛道上拍摄一个庞大的队伍,这样的素材可以使这部电影极具吸引力——其中以在塔格·佛罗热赛道上的场景作为本片的最大看点。“差不多在半程后,罗尔夫·施托梅伦(Rolf Stommelen)超越了我。”凯泽回忆道。“我还记得他非常友好,在超越我后他并没有着急地加速,而是从我们的保时捷前开过,从而让摄像头捕捉到更优质的画面,并且还对着镜头打招呼。随后才加满油门,消失在几个弯道后。”不过遗憾的是,在几个月后的整理素材时凯泽才发现,很多拍摄片段都没有办法使用。 “因为在施托梅伦飞驰过后,镜头被一只死去的昆虫染成了深红色。”

激动人心的的运输之旅

底盘号码是 230 0538 的保时捷 911 ST 2.5 虽然在电影《The Speed Merchants》中只出现了短短几秒,却在 1972 年的赛季后成为了大家讨论的焦点。这辆保时捷 911 是最后 24 辆专供赛车用户系列中的一辆,当时它还没有 RS, RSR 和 Turbo 的鸭型尾翼和盘型扰流板。售价为 49,680 德国马克,拥有 270 马力,型号为 911/70 的 2.5 升水平对置发动机。它的出现掀起了当时科技革命的一个高潮,同时 1965 年在蒙特卡洛拉力赛中出战的是拥有近 130 超强马力的 911 2.0。

巴尔特和凯泽的冒险生涯从赛百灵 12 小时耐力赛开始。比赛从佛罗里达凹凸不平的机场赛道上拉开帷幕,最终在一场机械故障中结束:中间轴与凸轮轴的链式传动断了。紧接着保时捷乘船漂洋过海来到了欧洲,第一站停在了罗伊特林根,凯泽在这里把马克斯·莫里茨(Max Moritz)的汽车工厂作为了自己的中转休息站,他们将从这里前往塔格·佛罗热。“自动变速驱动的满载运输车并不是从阿尔卑斯开往意大利的首选。”凯泽在他的日记本中记录道。 “因为刹车可能会过热,所以我们的驾驶员和主工程师汉斯·芒特(Hans Mandt)要时时刻刻注意汽车动态,必要时采取紧急应对措施。”一路小心行驶,最终他们一行终于安全到达了西西里岛。巴尔特和凯泽在赛中保持在总分榜上的第六名。第八圈时这辆德国赛车因轮胎接触机油而产生滑行,最终撞入墙中。“万幸,冷油器和悬挂系统完好无损,所以我们逃过了一劫。但也因需要重新矫正方向而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我们最终只得到了第十名。”巴尔特回忆道。

 

 

仅一周后他们又赶往了纽柏格林 1,000 公里耐力赛。这次的比赛并不能安装摄像头,因为汽车俱乐部 ADAC 鉴于之前发生的事故所以不允许在塔格·佛罗热汽车上安装这些设备。这一对赛车兄弟在出发时只排在第 29 位,经过一段追逐后他们成功前进至第 13 位。而且在 GT 级别中排名第四。凯泽认为北环赛道要比塔格·佛罗热赛道稍微简单一点,但尽管如此也配得上“绿色地狱”的称号。“在赛中我的胃特别不舒服,很可能是因为我在赛前吃了香肠的缘故,而且赛道也一直都崎岖不平。但当尤尔根把我换下来我脚踏实地之后,就感觉自己好多了。重要的是赛车还完好无损。”这次,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的亮点又 一次聚焦在了摄像车保时捷上。

在训练中他们有幸拍摄到了非常迷人的夜景,这要归功于安装在车尾钢支架上的 一个 16 毫米的宝莱克斯相机。“车头车尾的两个相机我们都可在车内通过按钮打开或关闭。”凯泽回忆说道。虽然拍摄进行都很顺利,但他们还是担忧是否能够参加接下来的比赛。果不其然,汽车俱乐部 de l’Ouest 首先就禁止了 911 的比赛。但精通法语的巴尔特在高卢的赛车网中找到了参赛机会: “我在拉力赛中认识了一位保时捷发动机调节师路易斯·梅泽奈(Louis Meznarie),通过与他的交流,我找到了可以满足参赛条件的方法:将他认识的法国车手作为我们车队的第三位出战车手即可。”因为满足了这个条件,不到一个小时,刚被宣布为法国车的保时捷就获得了参赛资格。

比赛中的凯泽在进入保时捷休息区前发生了一点小意外,虽然赛车有所损伤,但 911 在比赛中依旧一直坚持着,并在所有等级的比赛中获得第 13 名,在3 升 GT 组中拔得头筹。作为在当年的勒芒大赛中唯一一辆参赛的保时捷,虽然起始号码为41号,但它还是经受住了比赛中的考验。这要归功于巴尔特的机智表现:他在赛前特地为赛车换上了祖文豪森的短冲程发动机。后来,在一封写给保时捷首席执行官恩斯特·福尔曼(Ernst Fuhrmann)的报告中,巴尔特详细地介绍了 264 超强马力测试引擎的驾驶心得。“在直道上我们会比 2.5 升的保时捷慢一点,但在 Z 字型弯道上,我们会更胜一筹。在比赛中我们的发动机最快可达到每分钟 7,800 转。”

勒芒赛后凯泽和巴尔特踏上了不同的道路。在此之后,凯泽又通过了两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了他的电影《The Speed Merchants》的拍摄。在近 70 个小时的素材中凯泽最后剪辑出了 95 分钟的影片。因为这部电影非常真实地展现了马里奥·安德烈蒂(Mario Andretti),维克·埃尔福德(Vic Elford),赫尔穆特·马尔科(Helmut Marko),布赖恩·雷德曼(Brian Redman)和杰基·艾克斯(Jacky Ickx)等明星车手赛车生活的各个方面,所以现在这部电影已经被列入了经典影片的行列。

不起眼的旧车库中的宝藏

1972 年底凯泽将保时捷 911 ST 2.5 卖给了多恩·林德利(Don Lindley),随后买入了一辆新款 RS 。林德利后来驾驶着这辆车在 1975 年 5 月时参加了在里弗赛德举行的 IMSA 比赛。在那之后,这辆黄色的保时捷前后又辗转了两个主人,然后就没有了它的消息。直到保时捷专家,也是巴塞尔保时捷俱乐部的会长的马可·马里内洛(Marco Marinello)在 2008 年第一次找到了它的踪迹:在旧金山的一个旧车库中发现了这辆 911 ST 2.5。在 2013 年马里内洛与一位瑞士的汽车爱好者一同前往加利福尼亚辩证了这辆保时捷的真伪。他们很快就得出了结论:这是一辆货真价实的却面蒙灰尘的 ST 。至于它是否是当年凯泽驾驶过的那辆,当时还没有得出结论。后来林德利在一份汽车杂志上看到了这则新闻的报导,才作为曾经的三位藏主之一拿出了它的购买合同,出面证明了保时捷的真伪与归属。

洗去锈迹后的重生

马里内洛最终帮助他的同乡买下了这辆沧桑的保时捷,并把它送到了内卡河畔的弗莱贝格保时捷原厂修复中心进行修复。 ST 因遭受果多起事故而车身严重弯曲,所以它首先被送到了车体修复专家的手中。后方的车架横梁和发动机也都不见了。车顶也因为汽车在一个斜坡上头朝下滚下来后被压到变形。所以原车车身要用矫直机重新塑型,然后全车身除锈,最后给它安装上了一个全新的车顶以及翼子板。经历两年半超过 一千小时的手工修复后,再对它进行负极电泳浸漆,从而还原成 117 号的原本车身颜色。这辆重生后的亮黄色保时捷在 2016 年才再一次在德国的埃森 Techno Classica 汽车博览会上惊艳亮相,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复出!

摄影 Thomas Imhof
私人档案馆 Michael Keyser & Jürgen Barth

 

The Speed Merchants

这部电影展现了 1972 年赛车界的知名品牌世界锦标赛的经典场景和精彩瞬间。片中的主角是法拉利和阿尔法汽车。但拍摄车却是保时捷 911 ,这给影片带来了非常多的关注。

相关文章

保时捷 911 的第一冠
历史

保时捷 911 的第一冠

当年,第一辆保时捷 911 从佛罗里达州踏上美洲大陆。如今,它已被陈列在博物馆里。这辆 911 曾经在美国书写了辉煌的历史,它曾在 1966 年戴通纳 24 小时耐力赛 GT 组别中获得佳绩,成为第一辆赢得重大国际赛事的 911 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