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与狂飙:Sigurd Wongraven 的世界

行走于轰鸣巨响和轻吟浅唱之间:Sigurd Wongraven 是一支黑金属乐队的主唱,又是爱德华 · 蒙克的音景作曲家;时而忘情于赛车场,时而又融入到挪威的大自然中。他的保时捷 911 GT3 和 Taycan 这对组合,恰好对应了保时捷品牌宇宙的逻辑。

四外无声,只有叶浪沙沙作响,Sigurd Wongraven 高卧在两棵树间的露营吊床上。有时候,他需要寂静。环抱着奥斯陆的大片森林,就是他滋养身心的去处。“我晚上就睡在这里,让黑暗之声沁入我心。月亮、自然的气息和闪烁的群星总能给我灵感。我的很多歌词都是这样写出的。”这位时年 46 岁的男子说。他因担任挪威黑金属乐队 Satyricon 的主唱而闻名国际。

即使在冬天,Wongraven 也会戴上头灯,踏着越野滑雪板乘兴夜游。他常爱脱离那些开辟好的路径,在厚厚积雪中全凭经验闯荡。他熟悉自然界的种种陷阱——并怀着敬畏应对它们,这也养成了他自信冷静的个性。这离不开此等全情投入的气势。跨越界限和变换节奏是他的专长。他的人生,如同一支由轰鸣巨响和轻吟浅唱所构成的组曲。看到他在舞台上穿着黑色的摇滚飞车党装束,化着苍白的病态妆,伴随着铿锵的节奏,任何人都很难想象他在吊床上如梦小憩的模样。在他的车库里,暴力与轻柔相间的音响秀仍在继续:两辆保时捷 911 GT3(991 与 992),与一辆保时捷 Taycan 4S 分享了这一空间。

Satyricon 乐队创始人

Wongraven 自从 17 岁辍学离开校园后,人生就一直奔驰在超车道上。音乐对他终究更加重要,而且他也与 Satyricon 拿到了唱片合约。他想打破类型藩篱,创造些新的东西。于是,他便扎根于那时尚属新生流派的黑金属——一种以斯堪的纳维亚历史为主要题材灵感、基调幽暗的地下趣向。Sigurd Wongraven 练过击鼓,后来改学吉他。他深受重金属摇滚前辈的影响,尤其为 Black Sabbath 乐队吉他手 Tony Iommi 的演奏所深深吸引。这位偶像以小调呈现的狂暴节奏,也反映在 Wongraven 的特别音色中,它使挪威在世界金属乐地图上占有一席之地。

合一:
合一:与吉他融为一体,Wongraven 奏出曼妙的经典布鲁斯。这也是他诸多的兴趣方向之一。

作为 Satyricon 的创始成员之一,Wongraven 属于黑金属运动的第一代。作为一名创作型歌手,他像掠食猛兽般低吼和怒嗥,《King》 一曲便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他独立发展出了这种风格,并从那时起不断实验摸索。然而,与此同时,他也没有失去对老派布鲁斯的欣赏品味。谈到音乐,Wongraven 随便一聊就是几个钟头,包括从悉尼到圣彼得堡的演出经历。“我们乐队的演出场所都是俱乐部和中等规模的音乐厅。”他就巡演计划解释道,“在体育场,则会失去和我们歌迷独有的那份情绪联结。”

为爱德华 · 蒙克的作品配制层次丰富的锦绣音景。

在推出《Volcano》和《Now, Diabolical》两部专辑的间歇期,Wongraven 不忘从事他的另一大爱好:年届 30 岁时,他买下了自己的第一辆保时捷 911,一辆 993 的黑色 Carrera 4。正如他自豪指出的那样,这是该车系最后一款配备风冷发动机的车型。“911 给我的感觉,用吉他风格来打比方,就像一支 Les Paul 型电吉他,无论外形还是声浪,都是绝对的经典之作。”他开着这辆二手车,不乏摇滚精神地度过日常生活,甚至曾用它把自己的滑雪板运到滑雪胜地 Holmenkollen 山的山坡上。

他挑战保时捷,以其追求极致的个性探索这辆车的性能,并保持了对品牌的忠诚。探索发现,然后潜心钻研,直至企及绝对专业的地步——正是怀着同样的精神,这位艺术家又开辟了其第二事业,跨界成为一位葡萄酒生产商。那是在 2008 年专辑《The Age of Nero》获得成功之后。“在与乐队合作近 15 年后,我需要一份新的冲动。”他名下品牌的几种特酿酒款,现已打出了相当的知名度。

音量调低:
Sigurd Wongraven 正在为一场爱德华 · 蒙克画展创作音景。 录音室里悬挂着蒙克的画作《The Kiss of Death》。

目前,在一座以深棕色原木搭建、已改造成高科技录音室并充满迷人北欧氛围的农舍中,Wongraven 又开始书写他多彩人生的全新篇章:爱德华 · 蒙克博物馆如峻岩般壮观地耸立于奥斯陆港前沿,这里即将举办的特别展览,要由他的声音装置艺术作品来配合。Wongraven 正在与音效工程师埃里克 · 永格伦(Erik Ljunggren)——后者也曾负责为挪威 a-ha 乐队的同行混音——一道编织一幅层次丰富的锦绣音景。

展览开幕后,精选的大量蒙克作品就将笼罩在这片声音之云中。这场对话题为 Satyricon 与蒙克,并将于 2022 年 4 月 30 日揭幕。“与这位大师打交道,是我迄今为止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这位音乐家承认,“蒙克的残酷和现实最初被视为伤风败俗。他引发了世人的惊惧,必须足够大胆才能坚持自我风格。这很适合我!”Wongraven 默默地凝视着那幅黑白石板画《The Kiss of Death》——这是他最喜爱的蒙克作品之一。

Sigurd Wongraven 与他的 GT3 一同驰骋于赛道

寂静过后,生活又到了喧嚣的一面,这次的舞台是鲁德斯科根赛车中心——一条由现代 F1 赛道设 计巨匠、德国建筑师 Hermann Tilke 主持设计、全长 3.25 千米的赛道。这里是奥斯陆保时捷赛车爱好者的聚集地。这位金属乐手报出了他的纪录,并特别强调小数点后的最后一位——1:32.7,并解释道:“起初,比赛比的是几秒之差,然后渐渐地,不知不觉中,胜负便要取决于十分之一秒了。”

自由:
自由:当在赛道上追逐纪录时间时,这位音乐家在保时捷 911 GT3 的驾驶席上活出他高歌怒吼的一面。

991 世代的印地红 GT3,号牌上镌刻着他的姓名首字母缩写,代表着他全心全意投入的另一种挑战。

遥想当年:
翁格拉芬的保时捷 Taycan 4S 采用了该品牌首次斩获勒芒赛事总冠军时的萨尔茨堡设计。

作为鲁德斯科根车手俱乐部的成员,他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来彻底熟悉赛道,以在每一米和所有操作中,将其 368 千瓦(500 PS)跑车的性能发挥到最大限度。Wongraven 对自己的高期许,也是他炫酷自信行走世间的基础。此时,他也怀着这种心态来分析赛道。这条长下坡直道的名字听起来也像是一张金属专辑的标题:“ANGSTEN”(恐惧)。而随后发夹弯的变向,则完全是为满足那些渴望体验刺激的车手。

跨越时代的桥梁

嘻哈音乐讲究“go with the flow”(行云流水、顺其自然)。作为纽约成功乐队 Beastie Boys 的歌迷,Wongraven 将此铭记于心。自 2020 年秋季以来,这位两个儿子的父亲在挪威境内总是驾驶他的 Taycan 4S,挪威是世界上电动汽车密度最高的国家。他对这辆车的加速和扭矩赞不绝口,并将从 GT3 到电动汽车的转换有理有据地比喻成更换吉他。

他的 Taycan 在奥斯陆的每道红绿灯前都会引起四下注目,原因不仅在于品牌的独特魅力:这个特立独行之人为座驾定制了传奇萨尔茨堡红白相间设计的贴膜。车轮上承载的,其实是对一辆保时捷 917 的荣光回忆——Hans Herrmann 和 Richard Attwood 于 1970 年在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中驾驶该型赛车,首次为保时捷夺得一届总冠军。“这灵感源自保时捷北美。”他解释说,“Taycan 在佛罗里达发布时,采用了四款著名赛车的造型。”

Taycan 4S, 2021, Porsche AG
Quiet tones: the nature-loving musician enjoys going for drives in his Porsche Taycan 4S. “I’m learning to appreciate electric driving more and more. It is a positive development and one that is irreversible,” says Wongraven.
Sigurd Wongraven, 2021, Porsche AG
The old farmer’s cottage has it all: it hosts the high-tech recording studio in which Sigurd Wongraven is working on soundscapes for a special exhibition in Oslo’s Edvard Munch Museum. The Norwegian is known for being the front man of the black-metal band Satyricon.
Sigurd Wongraven, Taycan 4S, 2021, Porsche AG
Sigurd Wongraven also accentuates his passion for racing with the purely electric Taycan. He chose a decal in the legendary Salzburg design – a nod to the Porsche 917 with which Hans Herrmann and Richard Attwood clinched the first Porsche overall victory at the 24 Hours of Le Mans in 1970. The artist sees the look as a bridge between two automotive eras.
Sigurd Wongraven, Taycan 4S, 2021, Porsche AG
Loud tones: as well as the Taycan 4S, Sigurd Wongraven also owns two Porsche 911 GT3 models. He regularly takes them to the Rudskogen Motorsenter racetrack.
Sigurd Wongraven, 911 GT3, 2021, Porsche AG
Sigurd Wongraven has now mastered the demanding racetracks and manoeuvres the Guards Red sports car to achieve new personal bests. "First, you knock off seconds, at some point that becomes tenths." He recently managed the 3.25-kilometre course in 1:32.7 minutes.
自由:
当在赛道上追逐纪录时间时,这位音乐家在保时捷 911 GT3 的驾驶席上活出他高歌怒吼的一面。
/

然而,纯粹的怀旧,对于先锋派人士而言,还并不是最高的追求。相反,带有标志性起跑号码“23”字样的设计,象征着汽车发展史上两个时代之间的桥梁。“我正在学会越来越多地欣赏电动驾驶。发展是好的,没有回头路。同时,我也很享受每次驾驶 GT3 的乐趣。最重要的是——”Sigurd Wongraven 总结道,“我期待着看到下一个时代会有怎样的挑战!”

信息

本文初刊于保时捷客户杂志《Christophorus》第 401 期

文字:Ralf Niemczyk

摄影与图片:Theodor Barth、Classic Rock Magazine

相关文章

迷你摩纳哥中的保时捷 99X Electric

迷你摩纳哥中的保时捷 99X Electric

汉堡历史悠久的 Speicherstadt 区域位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也是全球最大仿真模型世界的所在地。这座微缩景观世界妙趣横生,来客无论老少,都能各得其乐。特别是当保时捷 99X Electric 电动赛车在这里发车时——一切忠实于摩纳哥赛车场上的实物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