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胜的关键在于制动”——这是广为流传的赛车经验,但实际情况并非一直如此。仅仅 60 年前,制动反而是失败的一大诱因,因为制动器十分脆弱,很快就会受到过度损耗。摩擦热会使制动盘温度升高到 500 摄氏度以上,导致其制动效果劣化,甚至完全失效。最终,制动器上青烟腾起,胜利也随之烟消云散。直到保时捷工程师灵光一现,构思出突破性解决方案,这一困扰车手已久的问题才成为过眼烟云。

参加公路汽车赛的 906-8 Bergspyder

20 世纪 60 年代,Gerhard Mitter 是爬山赛的常客。他是一位极具天赋的全能型选手,在山路赛道上纵情驰骋,势不可挡。1965 年,保时捷为他提供了一辆独特非凡的保时捷 906-8 Bergspyder 爬山赛车,以供他出征当时十分火爆的欧洲山地锦标赛。该车搭载 2.0 升 8 缸发动机,功率超过 190 千瓦(260 PS)。另一个优势在于,这辆赛车的设计秉持极简主义,重量仅有 570 千克。但其最重要的创新之处在于前桥制动器。它安装了双壁式制动盘,盘上还有充满神秘色彩的钻孔。

Gerhard Mitter, Targa Florio, 1967, Porsche AG
Gerhard Mitter 在 1967 年的塔格 · 佛罗热比赛现场

制动盘冷却的诀窍在于从外侧延伸到制动盘中心的辐射状通道,以实现空气的循环流动。这能让温度保持在较低水平,确保减速性能维持不变。这样一来,Gerhard Mitter 在制动时就无需“轻手轻脚”,而是可以“大刀阔斧”,通过激进的制动策略取得竞争优势:他可以大胆选择制动点,即使制动距离很长,一切也都尽在掌控。

迅速的技术转移

当新设计在比赛中经过检验后,也应为量产车型服务——这是保时捷开发人员始终遵循的原则。对于这款内部通风式制动盘,技术转移来得特别快:1966 年,也就是仅仅一年之后,选购新款保时捷 911 S 的车主就同样享受到了这一创新系统带来的崭新体验。如今,它已成为所有高端车型的标配。 

Info

本文初刊于保时捷客户杂志《Christophorus》第 401 期。

文:Klaus-Achim Peitzmeier 

图:Rafael Krötz

Copyright: All pictures, videos and audio files published in this article are subject to copyright.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is not permitted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r. Ing. h.c. F. Porsche AG is not permitted. Please contact newsroom@porsche.com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相关文章

梅茨格的杰作再次上路
历史

梅茨格的杰作再次上路

汉斯·梅茨格(Hans Mezger)一直有个让他的 911 Carrera 3.0 重新上路的愿望,可惜没能在有生之年实现。在他去世一年后,他的儿子奥利弗实现了他的遗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