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登 · 休瑟专注地望着东方。日出的第一道光照亮了他的脸,也引燃了他的欣喜若狂。“当我体验到大自然是如此雄伟的时候。”这位艺术家面对着气势磅礴的日出坦言道,“我真想把所有的笔扔掉。这种美是无法以人力实现的。”

观点:
休瑟希望通过他的艺术,让人们团结起来。拓宽人的视线,帮助人寻找美和意义。
/

美国宰恩国家公园的砂岩山此时发出诱人的粉红与鲑鱼色泽的光芒。这一形态已被大自然的力量打磨了足足 1.5 亿年,同时也是这位今年 62 岁的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核心来源。他不是唯一一个对这一景观痴迷的人。参观公园的人数不断刷新记录,有时参观者不得不在外排队等待。在数字时代,真实的体验变得越来越弥足珍贵。旅行,对于无数人来说,也变得愈发不可替代。这让所有人开始关注在现实中真正将世界联系为一体的东西:交通。“交通”,已成为休瑟那摄人心魄的艺术作品一再强调的母题,是他手中的雕塑和装置艺术品不断呈现的景观。

盐湖城国际机场的大项目

他最新的艺术项目,则是将荒野的魅力,带到现代化气息十足的盐湖城国际机场。这个艺术品本身仿佛是一个门户,邀人进入人称美国“壮美五园”(Mighty5)的 5 座犹他州国家公园。“壮美五园”分别是:拱门(Arches)、布莱斯峡谷(BryceCanyon)、峡谷区(Canyonlands)、圆顶礁国家公园(CapitolReef)和宰恩(Zion)国家公园。2002 年,也就是美国冬奥会的那一年,该机场接待旅客人数突破了九百万。而 2019 年,已经有 2,600 万名乘客在此起落。等到新冠疫情告一段落,洲际航班可再次不受限制地飞行时,盐湖城国际机场预计会迎来新一波游客增长。伴随着游客对国家公园的兴趣与日俱增,盐湖城机场也正在经历着一次全面的提升。一项价值 45 亿美元的翻新设计正在逐步实施。而大型艺术品的引入是这一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艺术品由戈登·休瑟创作而成。

Gordon Huether, Macan GTS, Zion National Park, Utah, USA, 2022, Porsche AG
游览美国宰恩国家公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艺术家戈登·休瑟(Gordon Huether)热爱美丽的自然风光 ,同时十分欣赏保时捷 Macan GTS 的设计美学。

休瑟希望通过公共空间中的壮伟作品,在人与自然之间搭建一座桥梁。无论这一公共空间是广场、图书馆、医院,还是社区中心,均可设置这样的连接。休瑟本人称盐湖城国际机场为“交通大教堂”。为此,他想用一些有机物体来强化这一“教堂”。借助这些艺术品,他打造了游客与国家公园的直接联系,而这个国家公园正是大多数游客的目的地。

休瑟的艺术疗法

休瑟解释道:“旅行是让人疲惫的,即使最有经验的游客也难以避免。为此,我想稍微抵消一下这种旅行带来的压力。”这种艺术与心灵治疗的融合,在主航站楼的《瀑布》(TheFalls)那里就已经开始了。这是一个 20 米高的彩色玻璃阶梯式装置艺术品,模仿了阳光下瀑布所反射的彩虹。这座雕塑重达两吨半,由 300 块玻璃板和 220 根玻璃棒组成。旅客们可乘坐自动扶梯,一路欣赏这一艺术品。

工作室停车位:美国加州纳帕,戈登·休瑟与保时捷 Macan S 在他的作品照片前合影。
Studio parking space: Gordon Huether with his Porsche Macan S in front of photographs of his works in Napa, California, USA.
艺术升级改造:戈登·休瑟结合运用复古钮扣,从德州长角牛头骨创造出一件艺术品。
Artistic upcycling: Gordon Huether uses vintage buttons to create a work of art on the skull of a Texas longhorn.
创意氛围:正在创作新作品的戈登·休瑟,他的周遭环绕着雕塑作品的模型与照片。
Creative atmosphere: Gordon Huether working on new pieces surrounded by models and photos of his sculptures.
公共空间艺术:为了装饰加州斯托克顿一座停车场,戈登·休瑟创作出一幅运用 30,000 辆玩具汽车组成的拼贴画。
Art in the public sphere: Huether used 30,000 toy cars to create a collage that adorns a parking garage in Stockton, California.
钢丝表演者的自画像:重物悬挂在横杆末端。雕塑原作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罗利达拉姆国际机场,钢丝表演者在旅客上方自在翱翔。
Self-portrait as a tightrope walker: Weights hang from the ends of the pole. The original sculpture takes an elevated walk above the heads of travelers at Raleigh-Durham International Airport.
纳帕谷葡萄酒先驱:这座雕塑是为了纪念加州酒界巨星罗伯特·蒙达维 (Robert Mondavi) 与玛格丽特·蒙达维 (Margrit Mondavi)。照片中只是迷你版。原版雕塑位于美国烹饪学院,这对夫妇就立在学院屋顶上。
Napa Valley pioneers of indulgence: This sculpture is in honor of Robert Mondavi and Margrit Biever Mondavi. The picture shows a miniature. In the original, the pair are seated high on the roof of the Culinary Institute of America.
圆形之物:戈登·休瑟利用轮毂盖设计的艺术装置,成为停车场的入口。驶入加州圣马特奥某座停车场时,映入眼帘的将是由 1,000 个轮毂盖组成的巨大球体。
Well rounded: Gordon Huether created a work of art made of hubcaps to serve as a gateway installation for a parking garage. A thousand hubcaps form a huge sphere in San Mateo, California.
/

《峡谷》则与之不同,这一款艺术装置对光滑起伏的峡谷崖壁所做的诠释是单色的。该作品由 500 个独立的弹性板料组成,全长 110 米,让人观之止不住联想峡谷地貌的瑰丽神奇。这些线条模仿了美国犹他州的特殊石质地形结构,这些石质结构是在百万年风与水的侵蚀之下形成的。此外,一款由计算机控制的 LED 灯光程序可以让这一“岩层”艺术品沐浴在春、夏与冬季的氛围之中。目前仍在建设中的艺术设施名为《河隧》(RiverTunnel),这是位于主航站楼和北部机场大厅之间的一条 300 米长的地下人行通道。蓝色照明形成的波浪起伏,模仿了一条奔涌向前的河流。还有一项装置艺术即将竣工。竣工后,它将成为每一位游客抵达后首先映入眼帘的艺术品,也是离开时看到的最后一件艺术品。它便是《壮美五园》。这是一个重达 75 吨的大型雕塑,由五个金字塔状排列的单元组成。该艺术品由坚实耐用的考登钢制造而成,结实中又有着美学风化感。

整个结构高达 27 米,足足有九层楼高。休瑟这一雕塑的灵感来自于美国犹他州大峡谷西部和东部边缘的瓦萨奇山(Wasatch)和奥奎尔山(Oquirrh)的山丘。借助休瑟的技术、知识与建筑经验,他的创意梦想也终于成为现实。在这一领域,他是盐湖城机场项目的最佳人选。也只有他的艺术品,才能展现出北美最震撼风光的壮丽。

与 Macan GTS 一同探索宰恩国家公园

现在,让我们回到宰恩国家公园的荒野。此时,太阳早已越过了这里的地平线。休瑟带着一顶帽子,帽檐朝后。他似乎正在欣赏着眼前的这抹特殊的绿意。确切地来说,是一抹蟒蛇绿。这就是休瑟今天所驾驶的保时捷 Macan GTS 的颜色。这台汽车是这位艺术家此次旅行的完美座驾。此外,他自己有一辆 Macan S,用的则是火山灰金属色,此刻正停在他位于加州纳帕谷(Napa)的工作室外。犹他州的壮美美景,距离休瑟的家足有约 1,000 千米的直线距离。在那里,他与妻子达西(Darcy)一同生活。

灵感之旅:接受《Christophorus》专访时,驾驶蟒蛇绿的保时捷 Macan GTS 穿梭在美国宰恩国家公园。
Inspirational journey: The Python Green Porsche Macan GTS on the road in Zion National Park for Christophorus.
犹他巡回团队:由左到右分别为摄影师麦可·艾伦·罗斯 (Michael Alan Ross)、作者巴赛姆·瓦赛夫 (Basem Wasef)、经纪人达希·坦特 (Darcy Tunt) 与戈登·休瑟。
The team from left to right: Photographer Michael Alan Ross, author Basem Wasef, manager Darcy Tunt, and Gordon Huether on tour in Utah.
/

休瑟对于德国车辆与文化的热爱,仿佛已经融于他的血液之中。他的父母是以德国移民子女的身份来到美国,先是住在纽约的罗切斯特(Rochester),然后搬到加利福尼亚。戈登·休瑟回忆说,他的祖父一直步行上班,坚持了 5 年,最终才攒够钱,买下一台全新的蓝色大众甲壳虫。这款甲壳虫产于 1962 年。休瑟还记得以前在电影院里看到的德国电影。此外,那一次,乘坐心爱的甲壳虫家庭轿车从纳帕到旧金山的旅行,他也一直铭记于心。16 岁的时候,他收到了这辆车,作为他的生日礼物。不过这一狂喜只持续了几个月。几个月后,这个生性狂野的少年就把车开翻了。于是,他的祖父又为他购置了一辆 1962 年的甲壳虫。多年后,休瑟自己又买了一辆甲壳虫,亲手照顾这台风冷汽车。这台车造于 1959 年,这一年他刚好出生。买了这台车后,他对它进行了精心修复,同时忍不住降低了整台车的高度,这样就可以开着它尝试各种驾驶特技了。

Gordon Huether, 2022, Porsche AG
Important fixtures: at his studio in Napa, the artist always keeps his sources of inspiration in sight.
VW Beetle, 2022, Porsche AG
The VW Beetle radiates air-cooled childhood memories.
/

“实际上,这台甲壳虫就是我现在开着的 Macan 的祖先,”休瑟高兴地说着。他视保时捷为一种个人奖励。直至艺术生涯开始之后,他才真正买得起一辆保时捷。“我非常喜欢保时捷的声音,喜欢这种驾驶体验。开着它,你满脑子都在赞叹这台车的质量之高。”他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自然而然地就十分重视视觉效果。但 Macan 本身也十分实用。可以将后座折叠起来,这样,即使是我较大型的模型作品也能放进车中。”该车完美体现了休瑟的艺术原则:对他来说,精美美学与超强实用的结合是非常重要的。在个性化设计的号码牌上,赫然写着德语的“ LICHT”( 光 )这 个 单 词 。这 是休瑟艺术作品中的一个重要要素。这不仅仅体现在艺术照明上。他对此强调道:“在精神层面上也是如此。我目光所及之处,我都发现了美!”

双人舞曲:戈登·休瑟 (Gordon Huether) 十分珍视他那辆 1959 大众甲壳虫与保时捷 Macan S 之间的紧密关系。
Pas de deux: Artist Gordon Huether appreciates how his 1959 VW Beetle and his Porsche Macan S are related.
风冷记忆:休瑟的祖父辛苦省下每一分钱,总算为家里买了第一辆大众甲壳虫。
Air-cooled memories: Huether’s grandfather saved every penny to be able to afford a VW Beetle as a family car.
/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笔直地站在一个只有几米宽,但似乎无穷深的一处岩石裂缝中。这里,光线少,阴影多。在这个人称“缝隙峡谷”的地方,他说的话变得更有哲理。“近 40 年来,我一直觉得,通过美和意义来激励他人,这就是我的使命。如果要问,什么时候人们最需要艺术的激励,我要说,就是现在。现在,艺术拥有了比往昔更好、更崇高的目的与意义。”

版权信息

本文初刊于保时捷客户杂志《Christophorus》第 402 期

作者:Basem Wasef

图片:Michael Allen Ross、Francesco Riccardo Iacomino(Getty Images)、SLC International Airport

相关文章

沉默与狂飙:Sigurd Wongraven 的世界

沉默与狂飙:Sigurd Wongraven 的世界

行走于轰鸣巨响和轻吟浅唱之间:Sigurd Wongraven 是一支黑金属乐队的主唱,又是爱德华 · 蒙克的音景作曲家;时而忘情于赛车场,时而又融入到挪威的大自然中。他的保时捷 911 GT3 和 Taycan 这对组合,恰好对应了保时捷品牌宇宙的逻辑。

迷你摩纳哥中的保时捷 99X Electric

迷你摩纳哥中的保时捷 99X Electric

汉堡历史悠久的 Speicherstadt 区域位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也是全球最大仿真模型世界的所在地。这座微缩景观世界妙趣横生,来客无论老少,都能各得其乐。特别是当保时捷 99X Electric 电动赛车在这里发车时——一切忠实于摩纳哥赛车场上的实物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