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激情

与滑雪运动员共同参加的冰上赛车运动:曾经 20 多年之久,每逢采尔湖(Zeller See)冰冻的季节,都会在湖面举行冰雪拉力赛,以此项活动来纪念费迪南德 · 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如今,这一伟大的传统终于得以恢复。

Skijöring 在斯堪的纳维亚语中意为“拉动或拖曳的滑雪板”。最初,农民在冬天使用这种方法进行运输,由马或狗来进行拖动。慢慢地,这项农民的传统成为一项运动,有些特别大胆的人甚至用摩托车来牵引。1937 年冬天,在冰封的采尔湖上就曾经专门准备了赛道,来进行此项运动。在风景如画的阿尔卑斯山背景下,观众们可以尽情观赏激烈刺激,并带有民间节日色彩的运动盛事。15 年后的 1952 年 2 月 10 日,奥地利赛车迷们举办了第一届纪念 h · c · 保时捷博士冰雪拉力赛。

Ice Race, Lake Zell, Austria, 1952, Porsche AG
Home game: Porsches dominated the starting field.
Ice Race, Lake Zell, Austria, 1952, Porsche AG
Skijoring: each race consisted of three laps at breakneck speed.
/

可惜天公不作美,这场众人翘首期盼的盛事,并没有赶上一个好天气。由于雪下得太大,比赛不得不在最后一刻转移到陆地的赛道上进行。尽管如此,观众们仍然兴致高昂,蜂拥而至。在比赛开始前,全体人员默哀一分钟,以此来缅怀费迪南德 · 保时捷先生。一年前的 1951 年 1 月 30 日,他在斯图加特逝世,享年 75 岁,安葬在滨湖采尔(Zell am See)。接下来,引擎的轰鸣声此起彼伏,观众们完全沉浸在这场激烈而狂野的冰上赛事中。

上个世纪 50 年代初期,赛车运动在奥地利也是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每个周末吸引着成千上万的观众。这是大规模机动化时代的开始,奥地利作家托马斯 · 卡尼(Thomas Karny)如此认为:“这表现在人们对摩托车和汽车的渴望上。” 当时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梦想 “只有在遥远的未来才能实现”。

Ice Race, Lake Zell, Austria, 1952, Porsche AG
Tightly packed: a huge number of spectators arrived at the frozen lake, excitement written all over their faces.

根据当时《萨尔茨堡新闻报》的报道,第一届纪念 h · c · 保时捷博士冰雪拉力赛,在一条临时改建的约 1,800 米长的赛道上举行。尽管“天气恶劣”,但比赛仍然顺利进行,并且没有发生任何事故。除了以摩托车和滑雪板组成的团队之外,还有驾驶跑车参赛的团队。最快的选手平均速度达到每小时 57 公里。

Otto Mathé and the “Fetzenflieger“

当时,保时捷家族与该地区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自 1941 年以来,采尔湖畔的舒特古特(Schüttgut)已经归保时捷家族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 130 公里之外的克恩顿州(Kärnten)的格明德(Gmünd),保时捷公司开始了崭新的篇章。第一批带有家族姓氏的汽车是在一家原锯木厂的简陋厂房中建造的,这里是跑车制造商保时捷的诞生地。

1953 年,纪念保时捷博士冰雪拉力赛照例在采尔湖举行,这一传统得以延续。《萨尔茨堡新闻报》在报道中指出:“来自奥地利和德国的 48 名选手进行了 13 场激烈紧张的角逐。”保时捷 356 在汽车团队中占据了霸主地位,费迪南德 · 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的侄子赫伯特·凯斯(Herbert Kaes)驾驶着它,赢得了 1,500 毫升以下跑车级别的冠军。1955 年,在此级别赛中夺冠的是当时的保时捷赛车总监赫施克 · 冯 · 汉斯坦(Huschke von Hanstein)。但是,当年引起最大关注的是赛车手奥托 · 马修(Otto Mathé),他以时速 97 公里的速度在场上飞驰,无人能及。一方面,这归功于他自己改装的怪异的保时捷跑车,名为 “碎片飞行器(Fetzenflieger)”,它令这位 47 岁的车手名声大振;另一方面,马修曾因为严重的摩托车事故而失去右臂,只能使用左臂驾驶。

一级方程式世界冠军尼基 · 劳达(Niki Lauda)曾说:“他独臂驾驶的方式令我震惊和佩服。另外,我也很喜欢他那辆名满天下的冰雪车上凸起的造型。” 1956年,冯 · 汉斯坦驾驶一辆保时捷 550 Spyder,在 1500 毫升的级别赛中与马修一决雌雄,可惜铩羽而归。

550 Spyder

一直到上世纪 70 年代,冰雪拉力赛一直在采尔湖上举行,尽管有几次因为冰层太薄而不得不取消。在 1974 年的赛事之前,发生了一场悲剧:一辆除雪车压破冰面,司机不幸落入湖中,溺水而死。比赛因此而取消,赛车历史上这一独特的篇章暂时结束了。纪念费迪南德 · 保时捷的冰雪拉力赛中蕴含了赛车运动的全部精华:激动人心的对抗,令人神往的技术,英雄的胜利和失败者的悲情。

Dr Wolfgang Porsche, Ferdinand Porsche, l-r, Cold Start by GP, Zell am See, Austria, 2021, Porsche AG
Dr Wolfgang Porsche and Ferdinand Porsche at the GP Ice Race

直到 2019 年,保时捷家族的后人费迪南德 · 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 Junior)和文森特 · 格雷格(Vinzenz Greger)才再次复兴了这一令人神往的传统,在采尔湖畔的机场边缘修建了赛道,举办了 GP Ice Race 汽车拉力赛,令这一盛事回归。

GP Ice Race 2021

在成功举办了两次数以万计观众到场观看的赛事后,2021 年将在采尔湖畔再次举行 GP Ice Race 汽车拉力赛。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赛事规定将有所调整。与 2019 年一样,马修那辆具有历史意义的“碎片飞行器(Fetzenflieger)”仍将闪亮登场。有关该赛事的最新信息,请访问 gpicerace.com.

“Fetzenflieger“, GP Ice Race, Zell am See, Austria, 2019, Porsche AG

相关文章

线条男爵 Lord Norman Foster

线条男爵 Lord Norman Foster

寻访当今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师 —— Lord Norman Foster,听他讲述关于苹果公司在库比蒂诺的新建筑,德国国会大厦穹顶独一无二的匠心,以及他与两辆保时捷 356 的亲密关系。

无限自然

无限自然

Simona De Silvestro 是保时捷赛车部门中速度最快的女车手,而在假期中,她更喜欢大自然的宁静与和谐。

父与子

父与子

两位传奇人物与两辆传奇跑车的组合:这对保时捷父子首次驾车两辆历史悠久的保时捷 550 Spyder 行驶在大格洛克纳阿尔卑斯高山公路(Großglockner Hochalpenstraße)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