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勒芒以外,没有其他赛道能像萨森赛道那样长且起伏不平。斯帕赛道单圈 7.004 公里,海拔落差 100 米,有着充满挑战的高速直道、高速弯道以及极端的侧向加速度。

高或低的下压力只有边际差异

“每年我们都要面对同样的问题,关于赛道的特点,到底是高下压力还是低下压力?就单圈时间而言,这实际上没什么区别。” 保时捷 WEC 项目运营总监 Alexander Stehlig 说到。保时捷的 RSR 赛车是为参与国际汽联 WEC 中 GTE-Pro 组别竞争的,它有几种途径来调节下压力水平。尾翼影响气流的程度、也可以通过调整前后轴的离地间隙来改变车辆的底盘斜率。Stehlig 补充到:“与过去几年我们的 LMP1 原型赛车比起来,我们在 GTE-Pro 组别没有勒芒专用的低阻空气动力学套件。”

Alexander Stehlig, Head of Operations WEC, r, 2021, Porsche AG
保时捷 WEC 项目运营总监 Alexander Stehlig(右)

在前几年,参与 LMP 组别竞争的车队经常在 WEC 的比利时站作为勒芒 24 小时赛的试跑。空气动力学配置是否能在法国适合即将到来的重头戏?模拟和风动的数据是否与赛道上的真实结果一致?不过这些问题在 GT 赛事部门是不存在的。“在斯帕赛道,我们总是选择尽可能大的下压力,即使长直道上会让低阻配置看起来有吸引力。高下压力能让我们在赛道的某些路段(比如 Pouhon 弯)跑得更快,而在其他地方会稍微损失一点时间,但最终会达到一种平衡。高下压力设置可以让车手在高速弯、坡顶和下坡时变得更容易控车,米其林轮胎也可以被更充分地使用。”

就像在山区里用手机

单圈 7.004 公里,海拔落差 100 米,在坐落于阿登山区乡间的赛车场中,尖端通信技术被用于保持车队与车手间的无线电联系,并保持通讯的稳定性。赛道龙门架与驾驶舱之间的双向无线通信由来自英国的供应商 MRTC 提供技术保障。

数字通信的带宽确保了每一台赛车与比赛控制官员之间都有一个独立的信道。安装在保时捷 911 RSR 上的通信设备只有几百克重,安装在差不多是公路车型副驾驶的位置上。车手佩戴着集成了耳机功能的耳塞,头盔里还附带了一个麦克风。在指挥台和维修区的车队成员可以通过耳机与全速驾驶的车手们进行交流。

有自主决定权的技术

当涉及车辆和维修区之间的数据交换时,保时捷依赖于广泛被使用的手机技术。“这款车安装了一个带有三张 SIM 卡的收发模块。” Stehlig 解释道,“该系统会频繁检测 3G、4G 甚至 5G 数据连接是否最强,然后它会自主决定将遥测数据发送给哪一个通讯服务提供商。” 这些数据对于监控保时捷 911 RSR 赛车的运行状态至关重要,数据以 11.5 万波特的速度进行长距离传输。例如,数据从 La Source 发卡弯出发,通过人造通讯卫星抵达沃达丰在英国或澳大利亚的数据中心,然后再传回位于比利时比赛现场的维修区。

数据行程数万公里,却只是为了保持赛道至维修区之间有时仅间隔数米距离的通信。“虽然数据的传输距离很长,但是所有的数值都是在毫秒内得到的。” Stehlig 笑道,“这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传输工作非常稳定。” 保时捷赛车运动部门甚至未雨绸缪,为网络发生故障做好了额外的准备。

Torsten Eichler, Porsche 911 RSR system engineer for the FIA WEC, 2021, Porsche AG
Torsten Eichler, Porsche 911 RSR system engineer for the FIA WEC

国际汽联 WEC 中 911 RSR 赛车的系统工程师 Torsten Eichler 解释道:“对于紧急情况,比如通过三个最强的本地移动网络的数据连接可能由于过载而无法工作,我们有一个备用方案。我们在维修区有一个接收模块来应对这种状况,如果数据无法正常发送,如有必要,车辆会直接打包数据发送到比赛现场的服务器中。” 技术人员的便携式电脑和数据服务器之间通过 VPN 连接来确保数据传输的安全性,未经授权的访问是不被允许的。

遥测数据的读取

在练习赛或正赛期间,从 911 RSR 赛车发送到控制中心计算机系统的数据包一般只有几兆。传感器的频率为实现即时传输而降低,但重要的数据,比如轮胎压力、油温、踏板角度以及方向盘的转向角数据始终可用。“这足以确保赛车在任何时候的安全运行,并做出最重要的战术决策。但这还不足以针对赛道或车手的不同设定进行真正精确的分析。我们只有在赛季间隙或赛季结束后从车载电脑中读取必要的数据。” Stehlig 进一步解释道,“这里我说的是每一圈 10 兆的数据。到目前为止,车手还不会得到我们关于他可以针对哪些方面做出改善的建议,但到那时就会不一样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