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厂队的胜利方程式

队友即是最大的对手,这或许是最古老的车手守则。保时捷却反其道而行之,创立了自己的成功模式:团队精神取代个人英雄主义。厄尔 · 班博(Earl Bamber)和劳伦斯 · 范托尔(Laurens Vanthoor)以及迈克尔 · 克里斯滕森(Michael Christensen)和凯文 · 埃思特(Kévin Estre)在 IMSA 锦标赛和世界汽车耐力锦标赛中创下的胜绩,证明了友谊不可抵挡的力量。

团队 1

厄尔 · 班博,29 岁:
一位住在吉隆坡的新西兰人。

劳伦斯 · 范托尔,29岁: 
定居在德国的比利时居家男人。

众所周知,永远没有第二次机会建立第一印象。因此,厄尔 · 班博和劳伦斯 · 范托尔的友谊可谓一个奇迹。他们首次碰面极具戏剧性。2016 年澳门 GT 世界杯上,比利时人范托尔和新西兰人班博作为对手狭路相逢,班博效力于保时捷车队,而范托尔则是奥迪车队的一员。当班博超越领先的范托尔之后,范托尔不幸撞上护墙而导致车顶着地。比赛也因这一事故而终止。按当时的情况,比赛结果基于上一圈排位而裁定,范托尔最终拔得头筹。班博祝福范托尔取得了胜利,他说:“我没有获胜的话,那我就会支持劳伦斯。”

2018 年,这两位原来的对手在保时捷成为了亲密的战友。这是保时捷在看到尊重与合作对耐力赛的重要性后制定的战略。厂队和谐的氛围,让车队在 2019 年所向披靡。无论是班博、范托尔还是克里斯滕森、埃思特二人组,均在各自的比赛中取得了靠前的排名。保时捷希望两位车手联手,以全方位满足比赛的要求——排位赛中个人最佳状态的精准发挥,比赛时猛烈的进攻,耐力,得当的防护,充分利用人和设备等各种资源,细致的协调沟通。最重要的莫过于两人视彼此为并肩作战的队友。与对方为敌,意味着与自己为敌。对于保时捷而言,团队协作不仅是一个聪明的策略,更出于对人性的深刻领悟。

“我们无所不谈,彼此没有任何秘密。” 劳伦斯 · 范托尔

当班博和范托尔 2018 提出在美国携手出征时,与车队管理者的理念不谋而合。两人配合融洽。2019 年,他们驾驶保时捷 911 RSR 二度征战 IMSA 赛事,完成了一个完美的赛季:三项冠军和 GTLM 级别的总冠军都被纳入囊中。

成功的秘诀:每人深谙自己长处和短处。“劳伦斯喜欢排位赛。我们决定让他始终首位出发,”班博说道。这也意味着班博放弃了在排位赛中绽放自我的机会,只能在赛程中展现其优势。目标只有一个:夺冠!班博说:“相较于其他团队,我们采用了更多的战略。并非人人都愿意承认,队友比自己更强。”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二者彼此信任,甚至深厚的友谊。

他们在生活中也联系紧密。周末比赛时他们共用一个房车。其他时间里,他们会每日给致电或发 WhatsApp 消息给对方。每当班博去保时捷时,总会住在斯图加特附近魏布林根(Waiblingen),那是范托尔家所在的地方。“劳伦斯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班博说。这个在农场中长大的新西兰人,目前生活在吉隆坡,并成立了一支成功的赛车队。他们一个游历四海,一个是居家男人。正因为两人迥然不同的生活,让他们多了赛车外的谈资。“我们无所不谈,彼此没有任何秘密。”范托尔强调道。

日常生活中他们都喜欢骑自行车。在范托尔的感染下,班博也爱上了这项运动,他还获得了一辆范托尔为他量身定制的二手自行车。有着深厚兄弟情谊的两人也在社交媒体上拥有 bamthor 的话题标签,他们也借助这一粉丝的创意出品了包含T恤和帽子在内的周边系列。

团队 2

迈克尔 · 克里斯滕森,29 岁:
新迁至伦敦的丹麦球迷。

凯文 · 埃斯特,31 岁:
热爱滑雪和博登湖的法国人。

Michael Christensen, Kévin Estre, l-r, 2020, Porsche AG

另外两位车手的故事也始于一场碰撞。迈克尔 · 克里斯滕森和凯文 · 埃思特 2012 年在保时捷卡雷拉杯上撞在了一起。“在纽伦堡的诺里斯林(Norisring)赛道上,我因为一场连环撞车事故而撞到了凯文。”克里斯滕森回忆道。

当两人 2017 年在世界耐力锦标赛 WEC 中并肩作战时,早已淡忘了这段往事。
2018 年,他们在赛季揭幕战中便斩获勒芒 GT 组别的冠军。“这好似一场梦。我们在 2018/2019 赛季中赢得了几乎所有比赛的胜利,我们在一起变得更强大,”埃斯特慢慢打开了话匣子。虽然有两个冠军和四度登上领奖台的骄人战绩傍身,但他们却羞于自我表扬。这对丹麦-法国的组合虽然没有粉丝营销,但他们同班博和范托尔的信念是一致的:“团队是一切的中心。”克里斯滕森说道:“团队的每个人都倾注了无限的热诚,值得赢得同样的尊重。”他和埃斯特默默秉承着保时捷的哲学。胜利就是好的回应,无需赘言。

“团队是一切的中心” 迈克尔 · 克里斯滕森

会压抑自我的野心吗?对于车手而言,这似乎是一道难解的习题。克里斯滕森和埃斯特有自己的答案:埃斯特更重视发挥轮胎的潜力,因此往往选择在两次进站的间隙比赛。而克里斯滕森则对待轮胎比较 “温柔”,因此可以完成两倍的赛程。

两人相处融洽,与他们各自的性格不无关系。他们一起开始打高尔夫球,与对抗性项目截然相反的安静运动。当遭遇逆境时,他们互相扶持。例如 2017 年的勒芒,在这一年度最重要赛事中,克里斯滕森在处于领衔地位时遭遇了事故。“当我回到维修站时,凯文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去喝一杯吧。’这便是支持。这样的时刻让你真正认识一个人。”

信息

本文最早刊发于保时捷客户杂志 Christophorus,第 395 期。

相关文章

触探 极限
赛车运动

触探 极限

极限范围:数值已大到无以复加的边际范围。这正是汽车与摩托车赛手们生活的地方。其代价是:胜或败,欢庆或悲叹,欣喜若狂与心力交瘁。保时捷赛车运动过去的精彩场面集锦。

我的传世杰作
Lifestyle

我的传世杰作

Jorge Carnicero 曾错失 “初恋”,对此他追悔莫及。Porsche Exclusive Manufaktur 的专家们帮他忘却分手之痛。

无色不欢
Lifestyle

无色不欢

来自加利福尼亚的丽莎·泰勒(Lisa Taylor)对鲜艳 色彩的保时捷车型情有独钟。无论是黄色、 粉色亦或是蓝色——没有最鲜艳,只有更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