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非洲

保时捷新闻室在他们一行人从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返回后,参观了 “Tuthill-保时捷”,这是经典风冷保时捷拉力的殿堂。

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早晨,一台巨大的集装箱卡车从灌木篱墙和茅草屋中间隆隆驶过,笨拙地驶离狭窄的商业街,开上了一条陡峭的山路,把牛津郡沃丁顿村从睡梦中唤醒。几分钟后又来了一台,然后另外两台接踵而至。倒数第二台卡车上装着一个饱经风霜的集装箱,侧面画着明显的 911 轮廓,下方写着 “Tuthill-保时捷”。

对于保时捷经典赛车的爱好者,特别是偏爱拉力的人来说,Tuthill 这个名字几乎等同于民间传说。上世纪 70 年代末,他们曾私下开展过基于 356 和 911 两款车型的工作,其规模虽小但专业的团队后来赢得了 Prodrive 公司的一份合同,为保时捷的 911 SC RS 拉力赛车准备车壳。在此期间,这家公司在规模、知识和声誉等多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成为了风冷 911 领域无可争议的专家。

‘Tuthill Porsche’, 2020, Porsche AG
最近一场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后

这也是我们今天为什么来到这里,这六个集装箱中,是最近一次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的赛车,这项赛事在现代赛车运动中是如此独树一帜,而 Tuthill-保时捷则刚刚完成第四次捧杯的壮举。

这些长达 12 米的集装箱自圣诞节前就开始运输,随着大门被打开,这项成就的含金量就展现了出来。在无情的非洲丛林经历了整整 9 天的拉力赛之后,里面堆满了备用零件、轮胎、车轮和碎石,赛车上也满是肯尼亚的红土、泥巴、虫尸和胶带,有些部分还被拆散,看起来简直破烂不堪,而地下鲜艳的涂装在黑暗中透出光泽。

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曾有 30 年时间是作世界拉力锦标赛的一部分,不过如今已经成为一项独立赛事,参赛的都是私人车队。生产于 1986 年以前的汽车与数千公里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荒野形成了对比。路途遥远,又热又湿,加上地处偏远,这对车手和技师来说都是一个独特的挑战,是一场体力和后勤的噩梦。但是 Richard Tuthill 和他的同事们不会逃避它。

我们在第一个集装箱旁遇到了 Richard,他正在检查一台两个月未见天日的赛车。在 2019 赛季的经典赛事中,Tuthill 不可思议地派出了 10 台赛车,其中 8 台在今天回到了这里,它们被绑在装满了南撒哈拉长距离赛事装备的板条箱旁。

Tuthill 投入到肯尼亚的这些 G 系列 911 已经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了,它们搭载了 915 变速箱以及 3.0 升排量的风冷式水平对置六缸发动机。这些车都是真正的经典之作,普通人已经很难去保养它们,所以随着 10 台车出征的还有 30 位技术人员,每台车 3 位。还有团队管理、医生、工程师和理疗师等后勤辅助人员,加起来总共 40 到 50 人。包括一个整修日在内,一共十天都一直在路上,光是组织这么多人已经足够令人印象深刻了,还要再参加在另一片大陆举办的越野拉力赛,这 10 台经典赛车的后勤保障难度着实惊人。

“我把他们看作 10 个独立的团队,再集中协调和管理。” Richard 说,“我们每台车都有一个集装箱,不止轮子和轮胎,里面什么都可以装,所以千斤顶、车轴架、油罐、变速箱,什么都可以。每辆车大概配备了价值 10 万欧元的备件。还有所谓的 ‘母舰’,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种有品牌标识的集装箱卡车,它能装更多的东西,所以每天晚上机械师都会去那里补货。比如说,三组刹车片和一个右前支臂。那个损坏的支臂会由一名专门的技师在一夜之间修复好,所以我们会不断修复各种部件,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每台车都有一个集装箱,不止轮子和轮胎,里面什么都可以装,所以千斤顶、车轴架、油罐、变速箱,什么都可以。每辆车大概配备了价值 10 万欧元的备件。” Richard Tuthill
‘Tuthill Porsche’, East African Safari Classic Rally, 2020, Porsche AG
在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上,经典赛车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荒野上要进行长达上千公里的比拼

然而,有时甚至这套流程也不能满足需求。“今年,我们在主控制臂上就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仅仅第 4 天,我们就已经使用了六成的右前传感器,因为每次损坏的都是同一个部件。所以你得打电话回去,让人带着零部件赶过来。有一年,我们的变速箱用完了,我们还得在休整日修复变速箱,所以你必须在现场。”

这是 Tuthill-保时捷首席执行官 Richard 一贯的轻描淡写,他的沉稳和平静对于经典车来说是很宝贵的。但这足以在灌木丛中修复 915 变速箱吗?

“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他简单的回答了,“在 2017 年,Stig Blomqvist 遇到了一个发动机故障,你知道没有人会喜欢发动机出问题,但那次我们更换发动机与变速箱仅仅耗时 13 分钟,当然我连夜驾车运送发动机还花了 6 个小时。”当时等 Richard Tuthill 回来已经是凌晨 3、4 点了,旧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已经在拆下了。“Stig 把车推出了封闭区,来到了一块空地上,我们二十来人一拥而上。当时排名第二的赛车已经离开了封闭区,而原本领先的 Stig 仍在这里,车上也没有发动机和变速箱。在第一个特殊赛段前有 12 公里的行驶赛段,当第二、三、四台车都从我们身边开过的时候,心里肯定想着 ‘这些家伙完蛋了’,然而等他们排着队准备驶上发车台时,Stig 从他们身边开过,重回第一的位置,我喜欢这种感觉。”

Richard Tuthill

在经过三十多年的磨合后,Richard 和他的团队对老 911 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他解释说,这是最适合完成这项任务的赛车:“发动机安装在正确的位置,所以你能获得足够的牵引力。3 升排量的发动机也有扭矩,四个角落是独立的悬挂系统,还有强大的单体车身。它们是在 1973 年制造完成的。我们今天还装配了五台发动机,都是原装的曲柄,原装的缸体,原装的缸盖。即使在我们正进行开发项目中,如果您忽略了保时捷在他们的任何一辆车中所做的工作,您就会犯下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他们把所有事情都做得相当正确。”

在英国寒冷的早晨看着这些赛车的状态,这些车都完成了拉力赛,很明显原始设计和如今专业的技术都发挥了作用。“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这些车是从非洲回来会是撞毁的模样。” Richard 继续说到,“车只有你撞到东西了才会撞坏,这里不是指具体的谁,我们的某些车手在非洲也撞了所能撞到的一切。但是,如果你开得很好,你就能赢得这场汽车拉力赛,而且你的车也会像新的一样。”

的确,这些车中的大多数在开始下一次冒险之前甚至都不会再重组发动机,这也是 Tuthill 的预备工作和保时捷原本设计进一步的确实证明。即便如此,有些工作也会让他们焦头烂额,有些修复工作本身就极具挑战性,尤其是当你想到在肯尼亚,所有的工作都得在一片漆黑的夜晚进行。

Tuthill-保时捷的拉力赛车

“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Richard 说,“我们有灯光,每个人都有手电筒,但有时他们的能力甚至超出我的想象。人是最重要的因素,他们在那里呆了三到六周,在拉力赛结束时,我对他们的印象非常深刻,也心怀感激。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人,我们的团队氛围非常棒。”

他停了一会儿,我们审视着这些车,它们遍体鳞伤,但没有丝毫屈服,工程师们开始把它们推回车间。“但每两年举行一次拉力是件好事,因为如果我今天问他们是否想回肯尼亚,他们会很难回答。你至少需要 6 个月到 1 年的时间,你才会觉得回到那里是一个好主意。”

信息

图片源:Lee Brimble,McKlein Photography

相关文章

高效,以 E 为名
历史

高效,以 E 为名

你知道吗?“E 出行”在五十年前就已成为保时捷的一部分了,1968 年投产的 911 E 就凭借燃油喷射系统兼顾了动力与效率。现如今,当它遇见 Mission E 概念车,后者会成为明日的经典之作吗?

保时捷 911 的第一冠
历史

保时捷 911 的第一冠

当年,第一辆保时捷 911 从佛罗里达州踏上美洲大陆。如今,它已被陈列在博物馆里。这辆 911 曾经在美国书写了辉煌的历史,它曾在 1966 年戴通纳 24 小时耐力赛 GT 组别中获得佳绩,成为第一辆赢得重大国际赛事的 911 赛车。

雨中之约
公司

雨中之约

与王礼思(Frank-Steffen Walliser)一起去赛道就好像是一场 “放生”。毕竟他在 2019 年成为 911 和 718 产品线负责人之前,主管保时捷的 GT 赛事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