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非洲

保时捷新闻室在他们一行人从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返回后,参观了 “Tuthill-保时捷”,这是经典风冷保时捷拉力的殿堂。

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早晨,一台巨大的集装箱卡车从灌木篱墙和茅草屋中间隆隆驶过,笨拙地驶离狭窄的商业街,开上了一条陡峭的山路,把牛津郡沃丁顿村从睡梦中唤醒。几分钟后又来了一台,然后另外两台接踵而至。倒数第二台卡车上装着一个饱经风霜的集装箱,侧面画着明显的 911 轮廓,下方写着 “Tuthill-保时捷”。

对于保时捷经典赛车的爱好者,特别是偏爱拉力的人来说,Tuthill 这个名字几乎等同于民间传说。上世纪 70 年代末,他们曾私下开展过基于 356 和 911 两款车型的工作,其规模虽小但专业的团队后来赢得了 Prodrive 公司的一份合同,为保时捷的 911 SC RS 拉力赛车准备车壳。在此期间,这家公司在规模、知识和声誉等多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成为了风冷 911 领域无可争议的专家。

‘Tuthill Porsche’, 2020, Porsche AG
最近一场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后

这也是我们今天为什么来到这里,这六个集装箱中,是最近一次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的赛车,这项赛事在现代赛车运动中是如此独树一帜,而 Tuthill-保时捷则刚刚完成第四次捧杯的壮举。

这些长达 12 米的集装箱自圣诞节前就开始运输,随着大门被打开,这项成就的含金量就展现了出来。在无情的非洲丛林经历了整整 9 天的拉力赛之后,里面堆满了备用零件、轮胎、车轮和碎石,赛车上也满是肯尼亚的红土、泥巴、虫尸和胶带,有些部分还被拆散,看起来简直破烂不堪,而地下鲜艳的涂装在黑暗中透出光泽。

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曾有 30 年时间是作世界拉力锦标赛的一部分,不过如今已经成为一项独立赛事,参赛的都是私人车队。生产于 1986 年以前的汽车与数千公里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荒野形成了对比。路途遥远,又热又湿,加上地处偏远,这对车手和技师来说都是一个独特的挑战,是一场体力和后勤的噩梦。但是 Richard Tuthill 和他的同事们不会逃避它。

我们在第一个集装箱旁遇到了 Richard,他正在检查一台两个月未见天日的赛车。在 2019 赛季的经典赛事中,Tuthill 不可思议地派出了 10 台赛车,其中 8 台在今天回到了这里,它们被绑在装满了南撒哈拉长距离赛事装备的板条箱旁。

Tuthill 投入到肯尼亚的这些 G 系列 911 已经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了,它们搭载了 915 变速箱以及 3.0 升排量的风冷式水平对置六缸发动机。这些车都是真正的经典之作,普通人已经很难去保养它们,所以随着 10 台车出征的还有 30 位技术人员,每台车 3 位。还有团队管理、医生、工程师和理疗师等后勤辅助人员,加起来总共 40 到 50 人。包括一个整修日在内,一共十天都一直在路上,光是组织这么多人已经足够令人印象深刻了,还要再参加在另一片大陆举办的越野拉力赛,这 10 台经典赛车的后勤保障难度着实惊人。

“我把他们看作 10 个独立的团队,再集中协调和管理。” Richard 说,“我们每台车都有一个集装箱,不止轮子和轮胎,里面什么都可以装,所以千斤顶、车轴架、油罐、变速箱,什么都可以。每辆车大概配备了价值 10 万欧元的备件。还有所谓的 ‘母舰’,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种有品牌标识的集装箱卡车,它能装更多的东西,所以每天晚上机械师都会去那里补货。比如说,三组刹车片和一个右前支臂。那个损坏的支臂会由一名专门的技师在一夜之间修复好,所以我们会不断修复各种部件,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每台车都有一个集装箱,不止轮子和轮胎,里面什么都可以装,所以千斤顶、车轴架、油罐、变速箱,什么都可以。每辆车大概配备了价值 10 万欧元的备件。” Richard Tuthill
‘Tuthill Porsche’, East African Safari Classic Rally, 2020, Porsche AG
在东非游猎经典拉力赛上,经典赛车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荒野上要进行长达上千公里的比拼

然而,有时甚至这套流程也不能满足需求。“今年,我们在主控制臂上就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仅仅第 4 天,我们就已经使用了六成的右前传感器,因为每次损坏的都是同一个部件。所以你得打电话回去,让人带着零部件赶过来。有一年,我们的变速箱用完了,我们还得在休整日修复变速箱,所以你必须在现场。”

这是 Tuthill-保时捷首席执行官 Richard 一贯的轻描淡写,他的沉稳和平静对于经典车来说是很宝贵的。但这足以在灌木丛中修复 915 变速箱吗?

“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他简单的回答了,“在 2017 年,Stig Blomqvist 遇到了一个发动机故障,你知道没有人会喜欢发动机出问题,但那次我们更换发动机与变速箱仅仅耗时 13 分钟,当然我连夜驾车运送发动机还花了 6 个小时。”当时等 Richard Tuthill 回来已经是凌晨 3、4 点了,旧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已经在拆下了。“Stig 把车推出了封闭区,来到了一块空地上,我们二十来人一拥而上。当时排名第二的赛车已经离开了封闭区,而原本领先的 Stig 仍在这里,车上也没有发动机和变速箱。在第一个特殊赛段前有 12 公里的行驶赛段,当第二、三、四台车都从我们身边开过的时候,心里肯定想着 ‘这些家伙完蛋了’,然而等他们排着队准备驶上发车台时,Stig 从他们身边开过,重回第一的位置,我喜欢这种感觉。”

Richard Tuthill

在经过三十多年的磨合后,Richard 和他的团队对老 911 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他解释说,这是最适合完成这项任务的赛车:“发动机安装在正确的位置,所以你能获得足够的牵引力。3 升排量的发动机也有扭矩,四个角落是独立的悬挂系统,还有强大的单体车身。它们是在 1973 年制造完成的。我们今天还装配了五台发动机,都是原装的曲柄,原装的缸体,原装的缸盖。即使在我们正进行开发项目中,如果您忽略了保时捷在他们的任何一辆车中所做的工作,您就会犯下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他们把所有事情都做得相当正确。”

在英国寒冷的早晨看着这些赛车的状态,这些车都完成了拉力赛,很明显原始设计和如今专业的技术都发挥了作用。“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这些车是从非洲回来会是撞毁的模样。” Richard 继续说到,“车只有你撞到东西了才会撞坏,这里不是指具体的谁,我们的某些车手在非洲也撞了所能撞到的一切。但是,如果你开得很好,你就能赢得这场汽车拉力赛,而且你的车也会像新的一样。”

的确,这些车中的大多数在开始下一次冒险之前甚至都不会再重组发动机,这也是 Tuthill 的预备工作和保时捷原本设计进一步的确实证明。即便如此,有些工作也会让他们焦头烂额,有些修复工作本身就极具挑战性,尤其是当你想到在肯尼亚,所有的工作都得在一片漆黑的夜晚进行。

Tuthill-保时捷的拉力赛车

“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Richard 说,“我们有灯光,每个人都有手电筒,但有时他们的能力甚至超出我的想象。人是最重要的因素,他们在那里呆了三到六周,在拉力赛结束时,我对他们的印象非常深刻,也心怀感激。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人,我们的团队氛围非常棒。”

他停了一会儿,我们审视着这些车,它们遍体鳞伤,但没有丝毫屈服,工程师们开始把它们推回车间。“但每两年举行一次拉力是件好事,因为如果我今天问他们是否想回肯尼亚,他们会很难回答。你至少需要 6 个月到 1 年的时间,你才会觉得回到那里是一个好主意。”

信息

图片源:Lee Brimble,McKlein Photography

相关文章

穿越,回到麦昆系列电影 《勒芒》 片场
历史

穿越,回到麦昆系列电影 《勒芒》 片场

50 年前,史蒂夫 · 麦昆(Steve McQueen)开始了他个人电影史诗 《勒芒》 的拍摄工作 —— 这可谓关于 911 的最著名的电影。今天,全新保时捷 911 Targa 4S Heritage Design Edition 完美再现了这些经典场景。

50 年前,保时捷首次在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中夺得全场冠军
历史

50 年前,保时捷首次在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中夺得全场冠军

60 余年来,保时捷在世界上最大、最传统的汽车赛事,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中共夺得了 19 次全场冠军以及无数次组别冠军,其中的数之不尽的成就与喜怒哀乐将保时捷与勒芒紧紧联系在一起。在 1970 年 6 月 14 日,保时捷凭借 580 PS 的 917 KH 赛车在那里取得了第一个全场冠军。50 年后,在 2020 年 6 月 13 日 至 14 日,保时捷博物馆将会展出当年的那台冠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