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赛车传奇的再度聚会

在 Solitude Revival 2019 活动上,保时捷博物馆带来了诸如海湾车队的 917 KH、550 Spyder 以及 804 Formula 1 这样的经典赛车,以及著名车手 Hans Herrmann、Hans-Joachim Stuck 和 André Lotterer。

当 Stéphane Ortelli 遇到身披海湾涂装的 917 KH 时就一见钟情。“不可思议的赛车,不可思议的赛道。” 这位 1998 的勒芒冠军感叹道。事实上,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并不是在传奇的萨森赛道上,而是在一条平日里只是用作普通乡村公路的赛道上。这条赛道长 11.7 公里,位于斯图加特和莱昂伯格之间的丛林深处。在 1965 年以前,这里曾是一条用于比赛,在中断近半个世纪后,从 2011 年开始,这里每隔两年就会在周末为 Solitude Revival 活动而重新启用。

“对我们来说,参加这个活动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荣誉。” Achim Stejskal

保时捷一直是这项活动中的一员。保时捷博物馆馆长 Achim Stejskal 表示:“对我们来说,参加这个活动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荣誉。” 毕竟,许多传奇的名字和保时捷赛车历史上的车型都在 Solitude Revival 的赢家名单中,譬如 550 Spyder、718 RS 60 Spyder、718 F2 和 804 F1。“我还要感谢组织者和志愿者,他们再一次成就了一场一流的赛车运动节。”  Stejskal 补充道。

这里欢迎任何两轮、三轮或四个轮子的车,也欢迎古典车型以及现代的经典车型,当然,最热门的肯定是赛车。这些车根据不同的分组开上赛道进行驾驶展示。保时捷博物馆带来了 356 B 2000 GS Carrera GTL Abarth 以及海湾车队的 917 KH,后者令 Stéphane Ortelli 这位在 1998 年驾驶 911 GT1 夺得勒芒冠军的法国车手尤为着迷:“它的声音,它的加速,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出色,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他与驾驶 919 Hybrid 在 2016 年夺得勒芒总冠军的 Marc Lieb 受邀在赛道上驾驶这款传奇赛车,时光仿佛回到了 50 年前。“917 驾驶起来是如此的轻松,这让我非常惊讶。” Lieb 说道。

Ted Gushue, Stéphane Ortelli, l-r, Solitude Revival, 2019, Porsche AG
Stéphane Ortelli(右)和 Ted Gushue 在 Solitude-Revival 2019 活动现场

和 Stéphane Ortelli 一样,Marc Lieb 也非常尊重 50 年前驾驶这台传奇赛车的车手们。以 Hans Herrmann 为例,他在 1970 年驾驶 917 在勒芒夺冠,在 Solitude Revival 中大家共同重温了他的记忆。毕竟,在这个赛车节上聚集在一起的不仅是数代传奇赛车,还有好几代车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传奇人物,如 Hans Herrmann、Eberhard Mahle、Herbert Linge;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赢家,如沃尔特 · 罗尔(Walter Röhrl)和 Hans-Joachim Stuck;还有如 Stéphane Ortelli、Marc Lieb、尼尔 · 贾尼(Neel Jani)和安德烈 · 洛特勒(André Lotterer)这样相对更年轻一些的车手。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前保时捷赛车部门主管 Hans Mezger,他还负责过 917 赛车上自然吸气与涡轮发动机的研发以及参与 911 的 6 缸发动机和一级方程式赛车 804 的 8 缸发动机研发工作。“804赛车并没有让我们赢得一级方程式的冠军。” 在看到这台车完成展示圈后,他顽皮地笑着说,“但迈凯伦带着我们的 TAG Turbo 赢得了冠军。”

“你会对那段历史以及我们赛车的起源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André Lotterer

在整个周末中,你都会发现人们对于经典赛车充满热情。“这是我第一次参加 Solitude Revival,这也是我第一次驾驶 718 二级方程式赛车” 洛特勒表示,他即将在下个赛季为保时捷征战电动方程式,“你会对那段历史以及我们赛车的起源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二级方程式赛车在赛道上就像一场梦,你会兴奋地把它推向极限。”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对这台赛车依依不舍的人。Stéphane Ortelli:“这场活动真是太美妙了,快与慢,上坡与下坡,一切尽在其中。我真的很想成为当时的车手。”

André Lotterer, Solitude Revival, 2019, Porsche AG
安德烈 · 洛特勒第一次参加 Solitude Revival 就坐在了一台 718 Formula 2 的方向盘后

这个赛车节的气氛很独特,大约 1.2 万名观众观看了共计 430 多台历史车型,他们的兴奋程度甚至可能接近 1965 年以前举行的 Solitude 比赛,当时的观众人数可能超过 40 万。这可能是因为赛车、车手和观众之间不惧接触也没有阻隔。当通过扬声器宣布观众受邀前往保时捷帐篷参加签名会时,短短几分钟内,队伍长度就超过了 20 米。而且很明显,这种热情也不是针对单一性别的,男女粉丝皆踊跃参与。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 Solitude Revival。”即将与安德烈 · 洛特勒一同驾驶保时捷赛车停在电动方程式比赛的发车格中的尼尔 · 贾尼说道,“这场活动对所有汽车爱好者来说都极具价值,只从黑白照片和电影中出现的车型在这里的现场都能亲眼看到、听到甚至体验它们,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沃尔特 · 罗尔的脑海中浮现出许多鲜活的记忆,他曾和他父亲在 1954 年来这里看过 Solitude 赛事,当时他还是个7岁的孩子,坐在跑道旁的干草堆上看着赛车危险地近距离飞驰而过。“后来,当我驾驶赛车看到赛道边的类似场景时,我在想:他们疯了吗?

Eberhard Mahle 就是当时坐在驾驶座上看到干草捆的人之一。1954 年,他第一次参加 Solitude 拉力赛就赢得了组别冠军。在 60 年前,他就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功:Mahle 参加了 Solitude 赛事的三个组别并获得了两个冠军和一个季军。他回忆道:“Solitude 是一场车手间的较量,即使开着一辆较差的车,只要你表现足够好就同样有可能取胜。” 他笑着补充,“直到如今,我最擅长仍然是驾驶。”

Eberhard Mahle、Hans Herrmann 与 Hans Mezger 是 Solitude Revival 的荣誉成员,他们的前同事,前保时捷厂队车手 Herbert Linge 是这场隔年举办的赛车运动的主办人之一。即使已经 90 岁高龄,这位联邦德国体育总局赛道安全团队的创始人也无法抗拒来到这条赛道上。在 1963 年,他和其他许多国际成功车手一起在这条赛道获得了冠军。为了向 Herbert Linge 致敬,在这周末的下午都要举行 Herbert Linge 专场赛事,发动机的声浪和人群的喧嚣都像是在为他鼓掌。Stéphane Ortelli 也再次面带笑容,踩下油门。

相关文章

保时捷历史:电动先锋
历史

保时捷历史:电动先锋

保时捷首款纯电动跑车 Taycan 揭开神秘面纱,开启跑车乐趣的新纪元。回顾保时捷的发展史,也是一部汽车电气化技术的进化史。

Consumption

  • 0.0 l/100km
  • 0.0 g/km
  • 26 kwh/100km

Taycan Turbo

Fuel consumption/Emmissions*
Fuel consumption* combined 0.0 l/100km
CO2 emmissions* combined 0.0 g/km
Electric power consumptions* combined 26 kwh/100km
  • 3.9–3.7 l/100km
  • 90–85 g/km
  • 19.6–18.7 kwh/100km

Cayenne Turbo S E-Hybrid

Fuel consumption/Emmissions*
Fuel consumption* combined 3.9–3.7 l/100km
CO2 emmissions* combined 90–85 g/km
Electric power consumptions* combined 19.6–18.7 kwh/100km
  • 3.3 l/100km
  • 74 g/km
  • 16.0 kwh/100km

Panamera Turbo S E-Hybrid

Fuel consumption/Emmissions*
Fuel consumption* combined 3.3 l/100km
CO2 emmissions* combined 74 g/km
Electric power consumptions* combined 16.0 kwh/100km
  • 0.0 l/100km
  • 0.0 g/km
  • 26.9 kwh/100km

Taycan Turbo S

Fuel consumption/Emmissions*
Fuel consumption* combined 0.0 l/100km
CO2 emmissions* combined 0.0 g/km
Electric power consumptions* combined 26.9 kwh/100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