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飞跃:颠覆性创新的重要性

哪些技术革新将促成人类的进步?我们如何才能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挑战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这就是 Rafael Laguna de la Vera 和 Thomas Ramge 特别供稿的核心主题。

颠覆性创新并不是基于先前基础进行优化,而是要创造新型的、更好的解决方案。一项颠覆性创新,可以从根本上改进我们的生活,而不仅仅是增添一点便利而已——就像大约 1 万年前的第一种农作物“单粒小麦”。最初谷物的出现,标志着农业的起点——人类开始了定居生活。6,000 年前,帆船的发明改变了世界,就像后来的钉子、水泥、印刷术和光学镜片一样。20 世纪 40年代的数字计算机,引发了数字化革命和一系列颠覆性创新,包括微芯片、个人电脑,当然还有互联网。过去 30 年来,互联网对我们生活的改变之深广,超过了任何其他新技术。而凭借近来 mRNA 疫苗的颠覆性创新,我们又得以武装自己,抵御新型流行病。

Rafael Laguna de la Vera, founding director of the Federal Agency for Disruptive Innovations, 2022, Porsche AG
Rafael Laguna de la Vera, founding director of the Federal Agency for Disruptive Innovations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人能够确知,因为不可预测正是颠覆性创新的本质。但个人、社会和国家也可以为实现飞跃提供助力——并且可以监督并确保新技术利大于弊。有三种手段,在这方面效用尤为巨大:

→ 第一:高级创新型人才需要更多支持和自由。颠覆性创新,往往是由“有使命感的怪咖”发明问世的。在德国联邦颠覆性创新机构,我们称他们为“高潜力人士”(“HiPos”)。他们通常具有三大突出特点:对自己的领域有着极端的,往往达到痴迷程度的兴趣;面对挫折具有高度的韧性;以及根深蒂固的、对世界产生影响的愿望。具有这种性格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不擅交际。教育系统必须从早期开始,便为那些跳脱寻常思维的“HiPos”们创造空间,并提供机会加以扶持,因为多数派的意见并不会催生创新。然而,在许多学校和大学的资助计划中,社交适应不良的高禀赋人才却经常遭到忽略。

→ 第二:必须让“风险”投资(重新)名副其实。颇有一些数字化平台,只不过是照抄别处经过验证的商业模式,却可以拉到仿佛取之不尽的风险投资。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投资者而言,风险往往是相当容易计算的。然而,那些在“深度技术”方面频频达成大飞跃的领域,例如气候技术和生物技术,却都缺乏资本。所以,国家和市场必须携手并进,为颠覆性创新者创造更好的融资条件。为此,国家有一系列可以动用的手段——通过巧妙的税收政策激励、通过政府购买力(采购尚需开发的新技术)和削减官僚程序,包括简化大学和公共资助研究机构创立分支初创企业的手续。风险资本家可以更常自问,除了短期回报之外,还希望通过投资产生怎样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影响力投资者”,在这一领域是个令人鼓舞的信号。

“我们确信,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挑战,科学和技术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找到答案。” Rafael Laguna de la Vera 与 Thomas Ramge

→ 第三:作为一个社会,我们需要强化理解,清楚我们想要基于什么样的价值观,在未来开发什么样的创新。为此,我们并不需要重新发明车轮。启蒙运动的哲学已指明了方向。目标就是达成各种颠覆性创新,在最大程度上使最多的人生活得更美好。当我们关注人类需求时,我们会发现一些有意义的,以及能创造意义的效益,从生活的基本必需,到个人自我实现的可能性。“马洛金字塔”呈现了从基本需求到自我实现的不同层次,还有联合国的 17 个可持续发展目标,都可对此提供宝贵的指导。

Thomas Ramge, author and keynote speaker, 2022, Porsche AG
Thomas Ramge, author and keynote speaker

这将把我们引向何方?作为技术乐观主义者,我们确信,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挑战,科学和技术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找到许多答案。它们将为我们带来大量源自风能和太阳能、水力和核聚变的绿色能源。这些能源可能极为便宜,几乎不值得定价收费。每千瓦时不到两美分的无碳排能源,可以从根本上减少全世界的贫困和饥饿。一旦这一构想成真,我们将可从大气中清除多余的二氧化碳,从而阻止气候变化。世界将因此变得更加和平。

与此同时,生物医学研究人员正在更加充分地了解生命蓝图。在基因工程和健康数据革命的帮助下,我们正处在即将征服各种重大疾病的科学门槛上——无论是癌症和失智症、心血管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精神疾病和瘫痪,还是失明和严重听力障碍。我们希望能够大幅减缓细胞的衰老过程,使我们能以更健康的方式变老,也许还能亲眼看见自己的曾曾孙辈。

在接下来的 20 年里,我们将开发出一套系统,使任何冲向地球的大型小行星改变轨道。以及,虽然我们两名作者中至少有一人并不很想搭机同去:截至 2050 年,我们希望在火星上建立一座永久殖民地。为什么?因为这将帮助我们人类重新发现自己昔日一度拥有的探索精神,再次鼓起勇气,来完成真正的大飞跃。

作者信息

Rafael Laguna de la Vera 德国联邦颠覆性创新机构的创始主管。

Thomas Ramge 是作家兼主题报告发言人。其著作《颠覆性创新:我们将如何凭借科学技术恢复世界平衡》(Sprunginnovation – Wie wir mit Wissenschaf und Technik die Welt wieder in Balance bekommen)近日由 Econ-Verlag 出版社出版。

信息

本文初刊于《保时捷工程杂志》2022 第二期

文:Rafael Laguna de la Vera 与 Thomas Ramge

图:Mattia Balsamini、SPRIND GmbH

Copyright: All images, videos and audio files published in this article are subject to copyright. Reproduction or repeti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is not permitted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r. Ing. h.c. F. Porsche AG. Please contact newsroom@porsche.com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相关文章

太空中的信号塔:人造卫星的重要性
Innovation

太空中的信号塔:人造卫星的重要性

未来的车辆将会持续联网,而卫星可能对此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除了来自美国的卫星服务供应商之外,一个欧洲财团也希望在太空中建立网络。目前已有第一批整车制造商在考虑通过独自或合作的方式来发射卫星。

变革之风
Innovation

变革之风

几十年来,汽车制造商已经成功对其车辆的空气动力学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优化。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最新车型也在风阻系数(Cd 值)上实现了飞跃性发展。但汽车空气动力学尚未完全释放其全部潜力。在未来,我们仍有望借助主动式空气动力学举措和全新的研发方法,进一步提升整车空气动力学的性能表现。

立足中国市场,服务中国市场
Innovation

立足中国市场,服务中国市场

中国的汽车市场相较于欧洲有非常多的不同:其法律框架、交通管理、客户需求和数字生态系统,比如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互联网供应商的强势存在,都让中国汽车市场拥有极强的独特性。因此,保时捷工程公司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持续扩大其在中国影响力。目前,保时捷工程中国子公司约有 130 名员工,专门为智能网联汽车研发、测试和验证中国所特有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