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看头盔就能体会到赛车运动在这些年取得了多么巨大的进步。旧头盔是精致的银灰色半盔,它给人的印象是你可以轻易就戴上它;新头盔则是一个色彩鲜艳的高科技防护装置,具有完美的人体工学外形,看起来刀枪不入。我们正在位于斯图加特和普福尔茨海姆之间,弗莱尔茨海姆的一个摄影棚里,气氛热烈。这并不是因为聚光灯的聚焦,而是因为参与其中的人:1970 年勒芒冠军 Hans Herrmann 戴着他的旧头盔站在当年的那台 917 KH 车前;Timo Bernhard,保时捷最近的勒芒总冠军提着他的头盔站在 2017 赛季的保时捷 919 Hybrid 赛车边。两人两车都是勒芒历史上的名角色,两位车手也都完成了当年冲线的最后一圈,Timo 在那场比赛中还负责发车环节。

The 917 KH of Hans Herrmann

最优先事项:安全

当这些重量级角色见面时,第一个讨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赛车运动多年来在安全方面取得的进展。“我们当时都是双人车组,” 已经 92 岁高龄的 Herrmann 回忆道。他眨眨眼补充说:“相比之下现在的年轻人看起来有点怠惰,他们都是三人车组的,每个人至少能睡 8 个小时。” 不仅如此,不同组别间的速度差已经让比赛足够危险了,“最低组别的车最高速度大约在 200 km/h,而我们超过他们的时候速度能达到 384 km/h。”“赛车运动仍然是危险的,” Bernhard 补充道,“但现在与过去的赛车运动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五十年前恐惧总是常伴车手左右,而现在肯定已经不是这样了。” Herrmann 还回忆说:“那时候我买牙膏的时候常常在店里站着想:‘希望能把它用完吧’。”

车辆背后的技术

两位车手与两台赛车在摄影棚中面对面,披挂着保时捷萨尔茨堡涂装的 23 号 917 KH 重量不到 800 公斤,驱动它的是一台 4.5 升 12 缸发动机,580 PS 的动力通过变速箱输送至后轮。这台发动机必须在开赛前十分钟启动热车,人造树脂的车身外壳厚度仅为 1.2 毫米,车内非常紧凑,车手的头盔都会碰到车顶。管状框架可以防止车辆超重,但并不能防止可能的冷变形。

The 919 Hybrid of Timo Bernhard

另一边是体形更大的 919 Hybrid,两位技术人员和一名赛道工程师必须一起精心准备两小时才能让它投入比赛。这台创造历史的赛车更是保时捷未来技术的移动实验平台:向后轮输出动力的是一台 2 升排量的 V4 涡轮增压发动机,拥有 368 kW(约 500 PS),前轴有一台 294 kW(超过 400 PS)的电动机,这使得它成为了一台全轮驱动的保时捷。电动机由锂离子电池供能,电池能量源于回收的前轴制动能量和废气能量回收系统。车手在车里也没有说得上宽敞的空间,但得到了更周全的保护。2017 赛季的 2 号赛车的战痕被一层透明的保护膜完美地保存了下来。顺便一说,尽管看起来闪亮如新,但那台 917 确实是当年的参赛车。

“917 是当年的高科技赛车,保时捷用它展示了如何根据当时的规则制造出最好的原型车,” Bernhard 说到,“919 Hybrid 也是如此,保时捷以此展示了应用于公路的技术是如何通过赛车运动发展起来的,你看看 Taycan 就知道了。” Bernhard 驾驶过 917 吗?“是的,开过两次了,当然没有开到极限状态,但仍然让我对当年的比赛建立起一个很好的印象。”因此,Bernhard 如今愈发尊敬 Herrmann 以及他的队友们。那么 Herrmann 想试试 919 吗?“天呐,还是别了吧。”

勒芒,时至今日仍然是衡量一切的标尺

尽管技术已经天翻地覆,但 Bernhard 肯定地说:“人们对赛车的热情丝毫未减,勒芒在今天和在半个世纪前有着同样的意义,如今它是最具冒险精神的赛事之一,因为结合街道和赛道的赛事布局如今很少有了。” Hans Herrmann 在退役后还是会去看各种比赛,包括每一场 F1。就像生活中的每一件事一样,坚持是关键。“1969 年在勒芒以微弱优势获得亚军之后,我决定在 1970 年退役,这也是我答应过我妻子的事,但当时别人都不知道。实际上我荣幸能够以勒芒冠军的身份,并作为保时捷赛车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结束我的职业生涯,这很棒。”

赛车手的兴奋点

伴随着诸多危险与不安的肯定还有积极的一面,Bernhard 很喜欢讲他 85 岁高龄女邻居的故事,当他在萨森赛道上疾驰的时候,她会整晚都坐在电视机前,并随后说:“Bernhard 先生,你让我整晚都无法入睡,我就是没法关掉电视。”“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证明了赛车时如何吸引了那些本来对赛车运动毫无兴趣的人。” 保时捷品牌大使,全世界最出色的赛车手之一说到。

917 KH, 919 Hybrid, 2020, Porsche AG
左:1970 年勒芒总冠军 Hans Herrmann,右:保时捷最近的勒芒冠军车手 Timo Bernhard

是时候把时间留给 Hans Herrmann 和 Timo Bernhard 了,两位之间一定还有更多故事要分享。六十年来,总共 19 次总冠军,108 个组别冠军和难以形容的情感将保时捷与世界上最重要、历史最悠久的 “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 联系在了一起。这使来自斯图加特 – 祖文豪森的跑车制造商成为了勒芒近百年历史中最成功的品牌。1970 年 6 月 14 日,保时捷 580 马力的 917 KH 首次获得总冠军。在 2017 年勒芒第 85 届 24 小时耐力赛上,Timo Bernhard 和他的两位队友 Earl Bamber、Brendon Hartley 在经历激烈的竞争后夺得全场冠军。

相关文章

公开的秘密
历史

公开的秘密

被遗忘的宝藏总会时不时地浮出水面,就像这台有着由 Reutter 打造全铝合金车身的 356 1500 Pre-A Cabriolet 孤品。

涡轮时代:来自沃尔特 · 罗尔的历史课
历史

涡轮时代:来自沃尔特 · 罗尔的历史课

没有人比拉力赛传奇车手沃尔特 · 罗尔更了解保时捷 911 Turbo 了,他在 41 年前就给自己买过一台,他在保时捷的第一台车也是 Turbo。如今,在保时捷霍根海姆赛道的体验中心里,他带领我们回顾了这七代旗舰车型。

 风冷绝唱
历史

风冷绝唱

它标志着终点,也是新的起点:风冷水平对置发动机在此终结,双涡轮增压时代由此开启。1995 年,993 代的 911 Turbo 终结了前辈们身上的那种直男形象,如果不是因为它拥有着暴力的性能,它应该能称得上是一位真正的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