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之王

当 Jeff Zwart 准备开着保时捷全新 935 挑战派克峰时,这位传奇电影制作人揭示了这场位于科罗拉多的爬山赛和保时捷跑车是如何在那里将他心俘获的。

没有几个人能比 Jeff Zwart 更能代表派克峰了。这位著名的电影制作人也是保时捷收藏家已经驾驶过十多款保时捷 911 参加了十七次这场位于科罗拉罗的爬山赛。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在八场非凡赛事中获胜,并担任保时捷 GT4 单一车型赛的教练。

2020 年,Zwart 将驾驶 700 PS 的 935 重回山道,加入时间挑战赛,这是以量产车为基础的赛车与车手们一起向高海拔冲刺赛,他们需要与时间赛跑,冲向海拔 4300 米覆盖着白雪的落基山脉顶峰。

"派克峰国际爬山赛是一场终极拉力赛。" Jeff Zwart

听起来这就是一项艰巨的挑战,但派克峰对于这个从容的加州人来说,就像是回家一样。当他第一次来到派克峰感受这次非同寻常的盛会时,他还是个年轻的摄影师。

“在 1982 年,或是 1984 年,Road and Track 第一次派我去派克峰做摄影工作。”Zwart 说到,“我当时已经迷上了拉力赛,当我到达那里时,我认为这就是终极的拉力赛。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当时的山路完全是泥土路。无论作为一项汽车赛事,还是仅仅从视觉上的高度,它都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作为一位摄影师,高坠和悬崖也让我消耗了许多胶卷。”

Jeff Zwart, 935, Willow Springs, USA, 2020, Porsche AG
坐在保时捷 935 中的 Jeff Zwart

Zwart 在派克峰的初次尝试是在 1980 年代末驾驶他的马自达拉力赛车。在加冕 “年度最佳新秀” 后,他就立刻就被迷住了。在当时新发布的 964 型 Carrera 4 全轮驱动车型在国内拉力赛获得初步成功之后,Andial 和保时捷赛车运动部门联系了 Zwart,并表示愿意支持他再次挑战派克峰。自然吸气发动机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源于 IMSA 项目的 550 PS 的单涡轮增压发动机。Zwart 回忆到:“这台车在山路上简直是一个怪物,我们当然想做到最好,因为这可是保时捷的项目。最终我赢得了当年的公开组别冠军,这是一切真正的起点。”

“开着 620 PS 的车上山的感受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Jeff Zwart

Zwart 继续驾驶不同的 911 车型征战派克峰,探索着运用了大量拉力定制化改装量产车的极限和潜力。但当赛道在 10 年前开始路面铺装化后,放弃基于拉力化的改装车型转而使用彻头彻尾赛道赛车的机会出现了。2010 年,Zwart 带着一台 GT3 Cup 赛车重返赛道,尽管赛道的大部分路段仍为砂石路,但他还是以 38 秒的优势打破了组别纪录。

第二年,他转而驾驶一台可以合法上路的 GT2 RS,从 1600 公里位于加州的家中直接开到派克峰。尽管那年 Zwart 以区区 2 秒的劣势丢掉了组别冠军,但他仍然创造了量产车的纪录。“开着 620 PS 的车上山的感受真是叫人大开眼界,”Zwart 表示,“我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大马力的车,它就像疯了一样直冲山顶。”

现在,Zwart 已经见证了卓越的赛车底盘与保时捷先进的涡轮增压技术的优势,他决心将两者结合起来,之后一年,他带着装有独特涡轮增压发动机的 GT3 Cup 回到赛场,在第三次尝试时,他成功赢得了组别冠军。

“911 从很多方面来看都是征战派克峰最理想的跑车,”Zwart 说,“当然了,我是开着 911 长大的,是我所有赛车的基础。理解赛车在你的掌控下转向、滑动的方式,并将所有的载荷压在后轴上,这能让你在派克峰获得真正的优势。”

今年,Zwart 将会更进一步,他将首次坐进保时捷 935 中,这台车的拥有者是保时捷收藏家 Bob Ingram,并由后者的儿子经营的保时捷修复专业机构 Road Scholars 负责支持工作。对 Zwart 来说是梦想成真了。

"935 是我这几年开过的最平易近人的赛车。” Jeff Zwart

“我首次看到 935 是在 2018 年的 Rennsport Runion 活动上,我很自然的就认为它将是一台伟大的派克峰赛车,因为它是双涡轮增压的,核心就是一台 GT2 RS,所以它拥有很强的公路行驶性能,这对派克峰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点。同时,还有赛车底盘围绕着它。”

他也向米其林和美孚一号寻求支持,这台车需要满足新的时间挑战组别规则,所有参赛者都必须符合工厂标准。但之前在柳树泉赛道进行的初步测试表明,真根本就不是问题。

他解释道:“这款车有三个我以前在派克峰上从未体验过的东西:因为它是 PDK 变速箱的,所以它只有两个踏板;还有牵引力控制系统和 ABS。但它给我的感觉非常灵活轻巧,牵引力控制和 ABS 都很棒,到第三圈时我在车里已经感觉很舒适了,感觉太棒了,这可能是我这几年里开过的最平易近人的赛车了。”

当然目前还有一些未知因素,派克峰的起点有海拔 2900 米高,高海拔给赛车和车手带来的挑战很难在传统赛道上重现,而且既然现在赛道已经完全都是铺装路面了,它也更容易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

“当然,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地方,但也会带来很大的成就感。参赛者很少会在派克峰上失控打转,但经常会撞到点什么或发生坠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这个地方的了解也在增加。这山确实太难跑了,总共有 156 个弯,终点海拔超过 4000 米。我总是说,你不是在跟其他对手赛跑,你是在公路上赛车,所以我的方法就是低头做事,不太在意周围的人在做什么。”

信息

2020 年派克峰国际爬山赛将于当地时间 8 月 30 日举行。请继续关注 Zwart 在整个夏季准备工作的进一步更新。

照片:Larry Chen(Instagram:@Larry_Chen_Foto

相关文章

IMSA:保时捷 911 RSR 再次于北美赛场与冠军擦肩而过
赛车运动

IMSA:保时捷 911 RSR 再次于北美赛场与冠军擦肩而过

IMSA 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本赛季第五回合刚刚结束,保时捷 GT 车队的两台赛车分别位列第三和第五。在美国东部的弗吉尼亚国际赛车场上,英国车手 Nick Tandy 和他的法国队友 Frédéric Makowiecki 驾驶着 911 号赛车成功站上领奖台,但却不是他们期待的冠军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