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居家好男人,亦是全油门能手

在客厅到厨房的过道上狂野地漂移,灰白的地砖上留下了轮胎打滑的痕迹,在斯图加特附近的怀布林根镇上,劳伦斯 · 范托尔(Laurens Vanthoor)的家中回荡着阵阵笑声。作为一位保时捷厂队车手,他的生活中也充满着速度与行动力,即便在新冠疫情下的平静期也是如此。

29 岁的他和妻子杰奎琳(Jacqueline)以女儿开车时的滑稽动作为乐,即使只有一岁刚出头,蹒跚学步的小女儿就已经展现出了真正赛车手的天赋。她开着一辆与 Manthey 车队 911 GT3 R 同样配色的波比车,父亲得意的蓝色眼眸中折射着它那黄绿相间的 “Grello” 色调。

艾米丽(Emily)整天都全速奔跑,这让她的父母不得不整天保持高度警觉。不过这又有什么不同呢,她爸爸正是保时捷的厂队车手,勒芒组别冠军及 IMSA WeatherTech 跑车锦标赛卫冕冠军;妈妈杰奎琳则来自于一个赛车爱好者家庭,她们家在当地声名远播,她父亲参加过 F3 比赛,哥哥里卡多(Riccardo)也在 GT3 赛事中崭露头角。

赛车在范托尔家当然会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擦得锃亮的奖杯整齐地排列在架子上;在劳伦斯的自行车车间里,一大堆不同设计的头盔占据了整个置物架。一款顶级的模拟器可以让他在自己家中安全地在世界各地的赛道里开上几圈。生活在极限上?也并不总是这样,劳伦斯 · 范托尔也有安静的一面。

这位来自比利时哈塞尔特,身高一米八的专业车手,他的眼睛是灵魂的一面镜子:与妻子、孩子和三条狗一起散步时,他会显得温和而放松。其他时候则是全神贯注地眯着眼睛,试图找出在赛道上追寻胜利的最后百分之一秒。“我能像扳动一个开关一样,当我坐在赛车里时,我能屏蔽任何让我分心的东西。” 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安静和内敛的范托尔说。私下里,这位金牛座(5 月 8 日)的比利时人看起来非常温柔,他对音乐的品味也强调了这一点,“我喜欢听轻松的音乐,最好是咖啡店风格的。” 他解释道。他平静的内心不仅来自于作为一名成功的赛车手的自信,也来自于他和睦的小家庭。

“去年年底,我改变了饮食习惯,选择了一段时间的纯素饮食,我真的蛮享受的。可惜我的差旅行程注定了我无法坚持下去。尽管如此,我口味跟以前不同了,突然间我喜欢上了那些和我以前吃的很不一样的东西。” 范托尔解释道,他笑着补充说,“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非常艰苦的比赛之后,我经常奖励自己两个汉堡。但后来我总觉得我不该那么做,这些天来,我就选择克制自己。”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之前在非常艰苦的比赛之后,我经常奖励自己两个汉堡。” Laurens Vanthoor

29 岁的他通过定期的训练保持身体健康。他通过长时间公路赛车的骑行来获得耐力,他的工作间位于家中经过改造的冬景花园,就如一个自行车修理店一般。“我在 2015 年髋部骨折后开始在康复中心接触自行车,当时我几乎什么都做不了,我爱上了这项运动。我在旅途中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包括一位值得信任的银行业者。” 2018 年勒芒组别冠军微笑着说,“自从当了父亲后,我骑车的次数减少了一些。我的妻子觉得我不应该在外工作这么长时间。她是对的,因为我经常因为工作而远离家人。”

当范托尔花精力陪伴他的家人并骑着粉猪涂装的公路自行车时,他也达到了自己的最佳状态。“我有一个梦想。” 他说,“我决心赢得世界上最大的四场 24 小时耐力赛。我已经达成了勒芒以及斯帕和纽博格林的比赛,就只差戴通纳了。我们今年在那里排名第二。显然,我对 2021 年会发生的事情格外的期待。”

Laurens Vanthoor, 911 RSR, 2020, Porsche AG
劳伦斯 · 范托尔与保时捷 911 RSR 赛车

相关文章

IMSA:保时捷 911 RSR 再次于北美赛场与冠军擦肩而过
赛车运动

IMSA:保时捷 911 RSR 再次于北美赛场与冠军擦肩而过

IMSA 卫士泰克跑车锦标赛本赛季第五回合刚刚结束,保时捷 GT 车队的两台赛车分别位列第三和第五。在美国东部的弗吉尼亚国际赛车场上,英国车手 Nick Tandy 和他的法国队友 Frédéric Makowiecki 驾驶着 911 号赛车成功站上领奖台,但却不是他们期待的冠军位置。

山路之王
赛车运动

山路之王

当 Jeff Zwart 准备带着保时捷全新 935 挑战派克峰时,这位传奇电影制作人揭示了这场位于科罗拉多的爬山赛和保时捷跑车是如何在那里将他的心俘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