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 911 的第一冠

当年,第一辆保时捷 911 从佛罗里达州踏上美洲大陆。如今,它已被陈列在博物馆里。这辆 911 曾经在美国书写了辉煌的历史,它曾在 1966 年戴通纳 24 小时耐力赛 GT 组别中获得佳绩,成为第一辆赢得重大国际赛事的 911 赛车。

位于佛罗里达州西南部的 Naples 风景如画,那里有随风摇摆的棕榈树,修剪整齐的绿地和公园,浪漫而多情的海滩,码头上的垂钓者,还有墨西哥湾著名的比佛利山庄。

这座城市是科利尔县(Collier County)的行政所在地,以历史上著名的企业家和庄园主 Barron Collier 的名字命名。相信每一位跑车爱好者对 Collier Collection 都不陌生。其中有 一辆黑色保时捷 911 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白色条纹上印有数字 18,没有镀铬,也没有配备夸张的扰流板,散发着一种低调而内敛的明星气质:它就是第一辆在国际重大赛道比赛中获得佳绩的 911,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佳话。当年的保时捷赛车总监兼赛车手 Huschke von Hanstein 对此了如指掌。

911, 2019, Porsche AG
身披 18 号涂装的黑色 911


Fritz Sittig Enno Werner von Hanstein,有着像歌剧一样名字的 Hanstein 曾亲身上演了 1966 年戴通纳那精彩纷呈的 24 小时。当年,保时捷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品牌,在成立后的第 18 个年头,担任赛事总监的 Hanstein 想要向世界展示,保时捷赛车是如何成熟而出色的。按照计划,戴通纳应该是新款保时捷 906 的舞台,大家信心满怀,可谓志在必得!另外,保时捷还派出五辆 904 Carrera GTS 为之保驾护航,一切准备就绪。不出意外,车手 Hans Herrmann 和 Herbert Linge 驾驶的 906  一定会取得优异的成绩,这对 Hanstein 来说是毋庸置疑的,尽管当时的竞争对手相当强大:9 辆福特 GT 40,其中 3 辆是全新的 GT 40 Mk ll,8 辆法拉利 250 LM,还有 1 辆法拉利 365 P2,它们在 Hanstein 的预测中都有夺冠的可能。只有一辆不起眼的、几乎与量产车相同的黑色保时捷 911 没有被放在眼里,它位于众多 GT 车辆中间,显得如此不和谐。

疑惑

汉斯坦有些疑惑,这辆 911 是从哪儿来的?当时在美国,这款新的跑车仅有几百辆,这一辆是保时捷为美国佛罗里达州经销商 Herbert Brundage 交付的第二辆 911,车身编号为 300 128。他曾将这辆车用于展示,并在 1965 年底以 30000 英里的行驶记录售出。新车主叫 Jack Ryan,是亚特兰大附近的大众汽车经销商,也是美国保时捷车主俱乐部 PCA 的活跃分子,对赛车运动充满热情,尤其对 GT 跑车情有独钟。他坚信不疑,自己刚买的这辆 911 是拥有夺冠潜力的。

911, 2019, Porsche AG
这台保时捷 911 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 1966 年参赛时的状态


敢于梦想

Ryan 想要一鸣惊人,他开车直奔佛罗里达,戴通纳的长距离赛事即将举行。 瑞安认定在两升排量的 GT 级别赛中,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因为历来这个级别的参赛者比较少。他找来了保时捷俱乐部的两位朋友助阵:Bill Bencker 和 Lin Coleman,他们相信只要齐心协力,一定会成功。但很快传来坏消息,保时捷拒绝对赛车的改装提供任何支持,毕竟 911 还太年轻了,公司正全身心专注于 906 的赛事。

当年,担任保时捷研发部门负责人仅一年的费迪南德・皮耶希 Ferdinand Piëch 曾于 1965 年春季向蒙特卡洛拉力赛 Rallye Monte Carlo 派出过一辆 911。车手 Herbert Linge  和 Peter Falk 不负众望,取得了总排名第五的优异成绩。然而,仅此而已,公司并未寄予厚望,这次比赛仅仅被看成是一次测试。就算同年夏天,专业爬山赛车手 Eberhard Mahle 驾驶他的私人 911,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但仍然被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没有人会想到在 24 小时的比赛中派出一辆量产的 911,更不会想到是在拥有许多急弯和极为耗油的全油门直道的戴通纳。

911, 1966, Porsche AG
Ryan 不是一个只想试试水的人,他是要引起轰动


即兴发挥

Ryan 的团队只能自力更生了。首先去掉了副驾驶座椅,然后安装了自制运动型排气管:一根安置在汽车后部中间位置的大管子。为保护车手的安全增加了防翻滚架。加装在保险杠下方的两个大灯提供了更多的照明,这一点在戴通纳的漫漫长夜中尤为重要。与此相比,左侧和右侧的起始数字 18 上的两个灯显得非常微弱,仅供比赛中能够在黑暗里识别门上的数字。在为数不多的几次试驾中,Ryan 和队友还测试了 4.5 × 15 英寸的量产钢制轮辋。无论如何,底盘和刹车都没有做丝毫改动,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可用零件。

这辆 911 出厂的时候配有天线和扬声器,还有一个比较笨重的收音机。在比赛中,车身的重量可是和成绩密切相关的。也许车队只是拆除了接收器,也许车手们想在漫长的赛程中有一些娱乐,不得而知,但在当时的照片上,能够看到跑车上伸出的天线。

911, 2019, Porsche AG
对 Ryan 团队来说,即兴发挥是他们的口号


如释重负

Hanstein 不得不通过电话向德国总部汇报,在这场著名的比赛中,还有一辆已开了超过 30,000 英里,配有量产水平对置发动机的 911 参赛。保时捷总部忧心忡忡,万一这款年轻的车在首次国际赛事中被淘汰,怎么办呢?这正是他们所担心的。有可能名誉扫地,脸面尽失,同行们幸灾乐祸,后果不堪设想!最终,祖文豪森要求 Hanstein 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这辆 911 参赛。

退出比赛?打道回府?Ryan 可不干:“这是我的 911,我自己决定开着它去哪里!”他合法购买了这辆 911,车的组装也是符合规定,并得到了举办方的认可。既然决定在戴通纳参加比赛,就会说到做到,无论祖文豪森是否赞同。Hanstein 铩羽而归,闷闷不乐地回到了保时捷的维修站。现在只能执行计划 B 了:既然不能说服 Ryan,就只能帮助他了。

竭尽全力

按照 Ryan 的预计,他的赛车仅拥有 130 hp 的动力,远远落后于其他顶级车队,只有依靠匀速稳定的驾驶才有可能取得相对较好的成绩。于是,他在 1966 年 2 月 5 日 15 点以第 39 位开始比赛:没有惊人的速度,但单圈时间始终保持稳定。坚持到底,不问输赢!想要超车的尽管超吧,丝毫不会影响他们。就这样,三名车手在 6.132 公里的赛程中坚持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晚上 6 点,18 号赛车总排名第 33 位,3 小时后提升到第 25 位,第二天早上将近 8 点,赛事更新,总排名第 19 位,同时也是 2 升 GT 组别的领先者。Hanstein 激动不已,他告知 Ryan 团队,无论遇到任何问题,保时捷机械师团队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待命。

但第 18 号赛车并不需要帮助,911 没有出现任何故障。车队定期加油,检查油位,更换车手,有必要时更换轮胎,整个赛程平静顺利。而冲过终点后的成绩却是轰动性的:在 24 小时 548 圈之后,911 总排名第 16 位,远远领先于其他组别的强大竞争对手,更是自身所在两升排量 GT 组别的冠军,因为唯一的竞争对手因为连杆故障退出了比赛。对 Hanstein 来说,还有另外一个喜讯:保时捷 906 也取得佳绩,紧随四辆强势的福特 GT 40 和一辆法拉利 365 P2 之后,总排名第六。

在此之后,Ryan 驾驶他的 911,还在赛百灵(Sebring)再次参赛。尽管遭遇活塞烧断的故障,他仍然取得了组别赛第二名的好成绩。历经几次所有权变更和多场赛事后,这辆 911 来到了俄亥俄州,先是作为私家车效力了 40 年,然后被最后一位车主 Christian Zugel 作为礼物捐献给那不勒斯汽车博物馆 Revs Institute,成为 Collier Collection 的一部分。这辆 911 是保时捷赛车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几乎仍然保持着原始的状态,依然是出厂时配置的发动机和变速箱,一个真正的胜利者该有的样子。

相关文章

萧邦总裁 Karl-Friedrich Scheufele 的车库

萧邦总裁 Karl-Friedrich Scheufele 的车库

对于 Karl-Friedrich Scheufele 来说,装饰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用来计时的,另一类可以令人忘记时间。这位瑞士手表制造商萧邦的总裁,喜欢自己动手修复保时捷老爷车,不仅为了参加 Mille Miglia 老爷车赛,也用来打发周末的时光。

荣耀回归,属于 917 的半个世纪
历史

荣耀回归,属于 917 的半个世纪

1969 年 3 月 12 日,保时捷 917 在日内瓦国际车展首次亮相。这不仅是保时捷最强劲的车型系列之一,也是史上最著名的赛车之一。2019 年,这款意义非凡的赛车迎来了其诞生 50 周年。

Targa 之旅
历史

Targa 之旅

Carole de Gara、Siegfried Hammelehle 和 Rick Lomba 三人一道于 1973 年前往阿富汗并成功返回,领头的车是一台 2.4 升排量的保时捷 911 S Targa。如此不可思议的旅程是如何开始的?46 年过去了,现在,让我们开始寻觅当年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