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同一场心外科手术”

保时捷负责生产与物流的执行董事会成员瑞慕德(Albrecht Reimold)在祖文豪森进行的 Taycan 与新时代黎明的发言时说到。

瑞慕德先生,对你来说,保时捷发布首款电动跑车意味着什么?


Taycan 开启了我们品牌的历史新篇章,保时捷特意决定将这款标志性新车的生产基地定在祖文豪森,这里是我们品牌的心脏,是我们的大本营。Taycan 本身是非常特别的,不论是它的性能、续航里程或是创新的 800 V 充电技术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一辆纯粹的跑车,但也适合日常驾驶,换句话说,它是一台典型的保时捷。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两万多人在甚至还未见过这款车时就已经联系保时捷,表达了他们强烈的购买欲望与兴趣。简直势不可挡,目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超我们的预期。

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可以,如果我们没做好准备的话就麻烦了,毕竟我们计划在 9 月份就开始投产。

Taycan 被认为是保时捷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一个项目,公司正在祖文豪森建设一个新工厂,投资约 10 亿欧元。


是的,Taycan 对我们很重要。你看看这个项目令人难以置信的进展速度就知道了,2015 年 9 月,我们在法兰克福车展上展示了 Mission E 概念车,11 月,我们开始在当时已经用于生产 911 白车身的地方建造新的车身工厂。六个月后,我们开始为建造新的总装车间清理场地。与此同时,Taycan 的生产线也列入规划之中。12 个月后,第一批原型车和研发验证车辆开始在试制中心生产

“我们与 Taycan 一同重塑了我们的大本营,在工厂中新建工厂。” 瑞慕德

这些计划可谓雄心勃勃,在这之中,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们与 Taycan 一同重塑了我们的大本营,在工厂中新建工厂。我们正在用新技术、新工艺整合一个全新的生产线,并且我们现有的工厂同时也在满负荷运转。要知道,我们在祖文豪森的每天要生产 250 台双门跑车,新车产量超过以往任何时候。这就如同开胸手术,牵一发动全身,从确保现有生产过程的顺利进行,到为 Taycan 的投产做准备,再到为我们邻居的利益着想。毕竟我们的总部与居民区和工业区都接壤,有几条公路甚至一条铁路横贯其中。这一切造就了复杂的物流网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得在多栋建筑物和多个楼层中来生产 Taycan。

在莱比锡的保时捷工厂生产 Taycan 不是更容易吗?那里比祖文豪森有更多的空间。

祖文豪森是我们跑车的诞生地。Taycan 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我们对这个传统厂址的承诺,我们将通过保留这里的就业机会,甚至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引领未来。与员工的协议意味着我们已经把 Taycan 变成“我们自己的项目”。除了睦邻友好关系外,监事会和执行董事会在决定采取这一非同寻常的举措之前,还需要得到全体员工的支持。员工们还通过将协商加薪的四分之一存入基金的方式,在经济上参与了这个项目。这种安排在汽车工业中是独一无二的。此外,我们将高度创新的生产方法与 Taycan 一起付诸实践,朝着未来的工厂迈进了一步。我们称之为保时捷生产 4.0:智能,精益,绿色。智能代表灵活和互联性的生产。精益意味着对资源的有效利用。绿色是指可持续性和环境保护。毕竟,我们的目标是不断减少产品对环境的影响。自 2014 年以来,我们生产和物流中,每辆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 75% 以上

瑞慕德:“祖文豪森是我们跑车的诞生地。Taycan 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我们对这个传统厂址的承诺”

所以,你们已经达到标准了吗?

还没,因为在祖文豪森生产 Taycan 将会是碳中和的,我们的视野已经放得更远,我们希望整个生产和供应链以及整个产品周期中不留下任何环境足迹。

关于产品,这是否意味着保时捷将只生产电动汽车?

并不是。保时捷现在是,未来也将是一个拥有高性能跑车的品牌,不论是充满情怀的汽油发动机、智能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或即将出现的纯电力驱动。我们是高端制造商,所以我们的市场份额相对较小,但我们支持在 2015 年 12 月 12 日达成的巴黎气候协定,并对减少我们的二氧化碳排放责任明确。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同时不会以性能水平或感性影响力作为代价。例如,我们在欧洲,有超过三分之二的 Panamera 客户选择了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我们的 Taycan 则在纯电动跑车领域进一步拓展。

现在有怎样的预期?

我们预计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纯电动与混合动力产品将占据保时捷全系销量的一半。

对于保时捷的传统客户来说,这算得上是文化冲击吗?

也许是。但我可以向他们保证,他们会在一辆像 Taycan 这样的纯电动保时捷中找到他们所期待的一切:极具运动感的驾驶动力学、出色的性能数据,尤其是高度的情怀上的吸引力。我完全相信,这些产品越有吸引力,人们就会越快接受电动汽车。我们相信我们会取得成功,并满足客户的期望。

瑞慕德:“我们重新调整了 Taycan 的生产,这使得我们能够整合高度创新的生产标准。”

生产纯电动跑车与生产传统发动机跑车相比有何异同?

我们不是简单地把电池放在油箱里,然后把内燃机换成电动机。安装电池、电动机和所需的冷却系统显然与安装带排气系统的内燃机是不同的。但 Taycan 也是一辆汽车,车身需要组装和喷漆,大部分的生产过程是一样的。然而,处理高压电气系统需要新的专业知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给所有的员工进行额外的培训,毕竟,我们想要确保 Taycan 能够体现保时捷一贯的高质量标准。此外,我们想要确保纯电动跑车可以个性化到与目前保时捷其他车型相同的程度,客户相当重视我们所提供的高度个性化服务。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车,所以你也可以说我们是在量产一系列独一无二的车,Taycan 也是如此。

“我们将把 Taycan 组装放在所谓的柔性生产线上,并配备自动从一个工作站到另一个工作站的无人物流系统。” 瑞慕德

Taycan 的生产过程中,传统的流水线不复存在了吗?

你是对的,我们重新调整了 Taycan 的生产,这使得我们能够整合高度创新的生产标准。我们将把 Taycan 组装放在所谓的柔性生产线上,并配备自动从一个工作站到另一个工作站的无人物流系统。这使得我们的生产操作甚至是新工厂的架构上都获得了更多自由,柔性生产线在投资和灵活性方面都提供了巨大的好处,我们因此节省了大约 30% 的投资成本。因为这条线不是刚性的,没有设置传送带系统的地面,因此我们可以随时修改它,整合新的元素,或者“绕路”来满足客户的特殊要求。

Taycan 生产系统也在制定数字化标准。

确实,人们经常把“革命”这个词跟工业 4.0 联系在一起,但我并不这么看。因为我们今天所做的是对我们过去在自动化、模拟、虚拟产品和生产计划方面所做的工作的进一步发展。数字化使我们能够更符合人体工程学地设计工作环境。同时,它支持我们的员工分析复杂的工艺与流程。它提供了更多透明度,例如,通过让我们检查某个数据流的位置和分析是否采取最优选择,它帮助我们识别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潜力。

这是一个无人工厂的前兆吗?

不,我们有以人为本的传统,这一点完全不会改变。我们正在让我们的流程变得更为自动化,使我们的员工工作更轻松,并得到更多支持,我们仍然会继续重视高素质员工。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要将高质量、个性化的一流跑车投放到道路上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我们必须将最新的技术与我们的专家的专长结合起来。

所以你不会裁员?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员工人数几乎翻了一番,已经超过了 32,000 人。我们正在为Taycan 和 Cross Turismo 产品增加 1500 名员工。在保时捷,电动汽车是就业增长的发动机。

关于瑞慕德

现年 58 岁的瑞慕德以一名工具制造学徒的经历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并在一次全国工具制造大赛中获得了最高荣誉。在德国海尔布隆应用科学大学学习生产工程后,他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了奥迪在内卡苏姆的工厂。后来,他在那里管理车身车间,并生产创新的全铝车身 A8 和 A2 车型。2002 年,他支援了兰博基尼 Gallardo 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的投产。一年后,他开始在内卡苏姆负责奥迪 A6、A8 和 R8 等先锋车型的生产计划,并于 2009 年出任公司董事。2012 年至 2016 年在伯拉第斯拉瓦担任大众斯洛伐克 CEO 期间,他还筹备了大众全电动 e-up! 的投产,以及保时捷 Cayenne。他于 2016 年 2 月加入保时捷执行董事会,成为负责生产和物流的成员。瑞慕德高度重视可持续性,在他的领导下取得的成就包括大幅减少与生产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并实现在祖文豪森以碳中和的方式生产 Taycan 产品。他宣称的目标是零影响工厂生产,也就是说不对环境造成任何影响。

相关文章

Taycan 驱动就业
公司

Taycan 驱动就业

在 9 月初保时捷在全球范围内发布全新 Taycan 之后,保时捷回应市场对电动跑车的巨大需求,决定进一步增加在祖文豪森的纯电动跑车产品产量,并因此再次新增了 500 个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