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1/2019

当进化遇见革命

电动汽车正在彻底改变保时捷的形象,但不管怎么说,第八代 911 依然代表着纯粹跑车文化。一个品牌该如何在不断的自我重塑中保持真我?

这是一个温暖的午后,在斯图加特郊区一个不起眼的大厅里,大门紧锁,大楼的窗户也被遮掩得严严实实,一切都密不透风。大厅里停着一台伪装迷彩的 Taycan,在保时捷 70 年历史中,这是第一辆产自祖文豪森的纯电驱动跑车。此时此刻,只有一些关于它的基本信息被披露,专业杂志不断抢先刊登一些极具未来感的虚拟照片。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 Taycan 将让曾经只生产高性能内燃机的保时捷品牌进入一个全新维度,这是一种飞跃,但同时这也如同任何其他激进的变革一样,存在着潜在的风险。

在黑暗中,停在它身旁的是一台全新保时捷 911,自 1963 年首次亮相以来,它一直是一款经典之作,也一直是保时捷品牌的绝对核心,或者说是绝对中心,这个概念也深深植根于大众的意识之中。它创造了一百万辆的神话,是当代技术、文化、和设计上的独特现象,它不断创新的同时,也坚持了经典与传承。Taycan 与 911,两个世界碰撞在一起,其源头却同出一处,有着一致的目标:定义全新保时捷方式,确定保时捷品牌的方向。而两位围绕着两辆跑车正热烈讨论的先生,同它们有着什么关联呢?

现年 63 岁的 August Achleitner 身形瘦削,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年轻许多,一定意义上来说,他是 911 车系的“大脑”。他作为整车工程师担任这个车系的主管已有 18 年了;第八代 911 是他的谢幕之作。他一直秉承保时捷传统与创新结合的价值观,谨慎地开发新产品,从而坚持了这一传统:转型,但不会彻底改变。尽管他几乎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塑造了 911 车型,每当你提到他的角色,他的回答总是很快委婉地转到“我的团队”或“我的员工”。他认为:“911 的研发始终如同一场进化,而非革命。我们推出的每一代新车型都不会掩盖上一代的光芒。这也解释了,保时捷为何能经久不衰。”

18 年来 August Achleitner 一直是 911 产品系列的负责人


Stefan Weckbach,比前者要年轻二十岁,他负责目前保时捷最苛刻的任务。拥有工商管理学位的他曾是 Boxster 车系的负责人,现在负责 Taycan 的开发工作。Taycan 是一款革命性的新概念汽车,在保时捷总部祖文豪森拥有一座全新的工厂。此外,该公司还将为此增加 1500 个工作岗位,并投资约 60 亿欧元。基层员工与公司管理层就未来达成的协议使得这项壮举得以实现,他们一同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更为激进的全新保时捷车型将于该品牌的诞生地生产(定于 2019 年底推出)。它指引着未来的道路,同时也回归本源。Weckbach 的使命是证明这些努力是值得的,证明该品牌能够在自身更新的过程中保持真我。他表示:“作为保时捷第一款纯电动车型,Taycan 必须证明自己是保时捷品牌中成熟的一员。当然,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企业内外对此也有着巨大的预期”

大家对其期望如此之高的原因是,Taycan 将成为保时捷未来几年将要上市的部分或全部纯电动车型的先驱。根据保时捷的计划,在 2025 年,超过一半的产品将使用电力驱动,这几乎就在眼前了。这一切是否真正可行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 Taycan 以及随后推出的衍生产品 Cross Turismo 将如何在道路和市场上证明自己。Cross Turismo 是一款以生活方式为导向的产品,具有更高的实用价值。因此,品牌必须在蜕变的过程中保持真我,它必须让粉丝能感到兴奋,同时也要吸引新客户。这些客户可能今天还想不到明天将会决定买一台保时捷。这样,品牌必须在做一件事时不失去方向。用驾车的视角来看,那就是它在高速出弯的同时,保持在自己的车道内。

如何才能在不被离心力撕裂的情况下完成这种操作呢?对于 August Achleitner 来说,答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新 911。同 Weckbach 一起,他讨论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创新,这些创新已经融入了最新的 911 中,但同时也需要保护它不受太大变革欲望的影响。用一位独立汽车记着的话来说:“就如同之前的几次换代,这台 911 也不敢质疑自己的传奇地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部噪音保护法能让这台强制进气的 3.0 升水平对置六缸发动机发出的强劲声浪安静下来;典型的滑行咯咯声已经响了几十年,高速行驶时的喧嚣声也是一样;当用低档位全力加速的时候,运动+模式和运动排气的组合能使泥灰从破旧隧道的顶上剥落。”

换句话说,尽管有如此多的创新,全新 911 也依然很好地继承了它的传统。它是最出色的一代 911 吗?“当然是。”Achleitner 毫不犹豫地回答到,“的确如此,就像之前的每一次换代一样,这是迄今为止最棒的。另外,我们拥有许多富有创造力的工程师、设计师和其他有想法的员工,我相信他们一定能把下一代做得更加出色。”


然而,最能说明问题的是,Achleitner 和他的团队的众多想法中,有哪些没有在新车型上实现,这一筛选创意的过程没有召开市场调研会议,而且仅仅依靠信任他们的直觉。Stefan Weckbach 插话道:“保时捷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团队,他们自己也是我们自身产品最忠实的粉丝。他们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会把我们带向前方。” Achleitner 说:“时不时就能听到外部的人说,我们必须小心不要丢失我们的 DNA,我从中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危险。那是因为品牌的基因库就在计划、思考和建造保时捷的人心中。就像任何遗传物质一样,随着不断进化,特征会发生各种变化。同时,也能通过永久的改变来保持真我。

对一些人来说,这种转变产生了一种近乎神奇的效果。例如,沃尔夫冈 · 保时捷(Wolfgang Porsche)谈到了“保时捷的魔力”,这一点必须得以保留。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孙子、现任保时捷监事会主席提醒我们,如今的 911 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件都与 20 世纪 60 年代的 911 大相径庭,然而,五十多年来,跑车的基本核心始终保持不变。他解释说:“这是因为构成 911 身份的不是技术细节。决定性的因素是它要忠于它自己的本质。我不知道还有哪一款车能像 911 一样,尽管技术和时代精神都发生了变化,依然能在本质上保持不变。”

911 确实经历了大规模的创新,这证明了保时捷品牌理念的灵活性和生命力。例如,发动机从风冷却到水冷的改变,或者使用涡轮增压技术的决定,至少在一开始肯定会让铁杆粉丝们大吃一惊。不过正如我们所预期的那样,每一次换代后新车型的销量都超过了前几代,从而反驳了那些原本认为经典车型将误入歧途的怀疑者。“我们的员工热爱保时捷,热爱生活。”Achleitner说,“对他们来说,他们的工作不仅仅是一份工作,实际上他们自己就是保时捷基因最谨慎的保护者。”

其他情况也如出一辙:新引入车型系列 Cayenne、Panamera 或 Macan 也确保了对前辈车型系列更大的认可。乍看之下似乎自相矛盾,但这恰恰证明了 August Achleitner 所提到的“保时捷基因的保护者”们,如何灵活运用技能,在不断升级其配置和特性的同时,巩固品牌的核心。另一个例证便是 Taycan。

负责管理 Taycan 产品线的 Stefan Weckbach


如果你相信 Stefan Weckbach,保时捷家族的最新成员既不代表激进的颠覆,也不代表一个新的开始。相反的,第一辆纯电动保时捷只是“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它不仅是一款豪华纯电动车,而且毫无疑问更是一辆保时捷,即使它将比之前的任何一辆保时捷都更数字化,当然也更电动。Weckbach:“市场上确实有一些运动型的电动汽车,它们一开始加速的速度令人印象深刻,但最终很快就达到了性能极限。这对我们来说这样显然还不够。保时捷必须提供可持续的性能,这意味着它必须能持续稳定地输出最高性能。”

Weckbach 阐述道,他的研发人员必须在高压下解决各类关键性问题,才能以一贯的精准实现目标。以智能冷却系统为例,围绕这套有着 800 伏的革新技术以及其他部件,他们努力提升 Taycan 最大功率和续航里程,缩短充电循环并输出保时捷最典型的动态驾驶性能。不能停滞不前,不能满足于现状,而是通过打造卓越的性能抢占领先地位,这需要付出超乎寻常的努力,但这正是人们熟知的保时捷。

Achleitner 表示,在保时捷使用了 70 年内燃机之后,决定给它配备一个纯电动驱动系统并没有在公司内部引发丝毫阻力。相反,一种自信的态度占了上风:就让我们向外部展示,保时捷也可以制造一辆全电动跑车。就像十几年前我们制造了卡宴这样第一款运动型 SUV 一样。在Achleitner看来,仅仅关注传动方式,确切来说是只聚焦发动机,是远远不够的。对于保时捷,传动系统仅仅是整体的一部分。在这个整体里,还有很多其他部件发挥着关键作用。阿赫莱特纳描述着他第一次坐在 Taycan 原型车驾驶位上的感觉。他调节着座位和转向柱,打量数字仪表盘,体验汽车最基本的“人机工程”设计。他闭上双眼,暗自思忖:“不错!这是一辆真正的保时捷。”

但什么是真正的保时捷呢?什么是可以、可能或必须服从进化的改变?品牌的哪些特质是不可改变的?运动的飞线、向外扩张的尾部、车窗的轮廓、四点日间行车灯、高耸翼子板间低矮的车头,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保时捷早在发动机发出声音之前就已经能被认出来了。对于 Stefan Weckbach 来说,除此之外的其他参数也是保时捷的特征,比如驾驶动力学、情感、质量和性能。Achleitner:“一辆纯正的保时捷的特点是,它总是积极地让驾驶者参与其中。这一理念在 Taycan 和 911 上都能找到。人们仅在几分钟内就可以从一辆车适应另一辆车。”


如此看来,两款保时捷车型行走在一条道路上,并肩推进着品牌的发展。两辆车都有着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个性。但本质上,二者却有着许多不容忽视的相似点。这一点同两位正缓慢踱步到厂房出口的车系负责人类似。虽然辈分不同,他们却有着许多惊人的共同点。两人都在业余时间尽可能多地骑着两轮车。Achleitner 偶尔骑摩托车,Weckbach 总是骑着他的山地车,他们都在魏斯阿赫的保时捷开发中心工作,且只有一层楼之隔,在任何必要的时候,他们会迅速地交换意见。

Weckbach 告诉我们,在他开始为保时捷工作后不久,他就以租赁的方式入手了一辆 997 Carrera S。当他不得不非常遗憾地把车还回去时,他父亲给他买下了这辆车。他说:“最棒的是,那辆车现在还停在他的车库里。Achleitner 与保时捷结缘的时间就更早了,这可追溯到他的少年时期,巴伐利亚州电视台的 Blickpunkt Sport 节目播出了赛车手沃尔特·罗尔(Walter Röhrl)在魏斯阿赫的保时捷试车场备战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的情形。从那以后,车手和他那动力十足的赛车的画面再也没有从他脑海中消散。他出生于慕尼黑,父亲是宝马的一名部门主管。上世纪 80 年代,Achleitner 作为一名年轻的汽车工程师,最终进入了斯图加特和保时捷。

作为一名开发人员,他经历了保时捷产品家族如何以众人从未设想过的方式发展。一款 SUV、一款 GT 车型和一款紧凑型 SUV 丰富了产品家族,并扩大了它的粉丝群体。这个品牌之所以会广受欢迎并不是意气用事,而是依靠品牌的转型能力。经过这么长时间,Achleitner 的心仍然在 911 上:“这辆车是非理性的,但非常适合日常使用。”因此,他的车库里总是会有一台 911。当这两个人最终离开大厅,走向他们的汽车时,他补充道:“在未来,我也可以考虑拥有一辆 Taycan。”

Info

作者:Harald Willenbrock

文本首次发表于保时捷 2018 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