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的德国式辩论”

保时捷专注于可持续发展。首席执行官奥博穆(Oliver Blume)在这次采访中分享了他对传统发动机、SUV 在其他国家的吸引力以及无塑料袋购物的看法。

奥博穆先生,现在每个人嘴边都说着气候保护,你是否因此改变了自己的行为?

奥博穆:是的,过去几个月对气候变化的关注让我反思并改变了自己的行为方式。即使这只是意味着改变一些小事,比如更频繁地乘坐公共交通;当我去购物时,我自己携带环保袋,避免使用塑料袋;我对我的飞行进行了碳补偿。从你自己的态度和行为开始,总有改进的方法。

你认为保时捷的客户们会和你有同样的态度吗?还是他们仍然想要一颗轰鸣的引擎?

许多顾客两者皆爱,我也不例外。我们认为消费者购买保时捷最重要的三个原因是:品牌、产品和设计。在我们推出第一款电动车型 Taycan 后,许多客户联系我们,说这正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车型。保时捷车主希望能成为引领潮流的人,能够接触到最新的技术。有了 Taycan,你就能驾驶一台二氧化碳排放量为零的跑车。这让我们成为了可持续出行的先驱,将跑车与可持续发展相结合。

你的意思是说,保时捷不需要 "轰鸣" ?

有人说没有,也有人说当然有!我们为客户提供两种不同的驾驶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努力优化汽油发动机的排放。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喜欢发动机的声音,我们已经学会将声音与速度、加速度和驾驶动力学联系起来。实际上,声音与汽车的驾驶特性或性能并无关系。将来,我的孩子也许不会把发动机的轰鸣声和汽车的性能联系起来,他们期待的是一款创新的数字化汽车,比如 Taycan。

Taycan Turbo S, 2019, Porsche AG

这一切听起来都像是保时捷将很快满足青年气候主义运动的需求。

我发现关于气候变化的话题已经升温,这确实令人鼓舞。这为我们反思自身战略、谋求更大发展提供了新的动力。我们专注于灵活的驱动策略:像 911 这样充满感情色彩的内燃机,像 Cayenne 和 Panamera 那样的混合动力车型,以及创新的纯电动车型 Taycan。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典型的保时捷行为,我们从赛车运动中获得灵感,专注于变得更可持续。

汽车行业的一些人警告说,对气候保护需求的紧迫性可能会破坏行业的稳定。

全球范围的变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很重要。企业需要对它的员工、就业和经济发展负责,这使得许多可持续的税收措施成为可能。从生态学的角度看,这一切发生得再快也不够,但它必须在可行的范围之内。在行业中,我们有责任展示技术的可行性以及探索极限所在。这就像在跳高的时候,如果把横杆设得过高,那就没人能越过它。

你们未来的目标不仅是销售电动汽车,而且是实现气候中性生产。你打算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有一个明确的、长期的目标。保时捷正在努力成为一个零影响的公司,换句话说,一个没有二氧化碳足迹的公司。在实现气候中性生产的道路上,重要的是制定可衡量的中间目标。例如,保时捷在德国的所有工厂在过去三年中都使用了 100% 的绿色电力。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在生产中减少了每辆车 75% 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我们也有一套供应商必须遵守的明确的指导规范。另外,一个由知名专家组成的可持续发展顾问委员会为我们的实践提供建议。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已经迈出了积极的第一步,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是,你们仍然继续销售内燃机汽车,这种汽车正在破坏气候。如何补偿这种行为?

当我们在保时捷谈论可持续发展时,我们有一个明确的原则:第一优先是避免,第二优先是减少,只有这样我们才会谈论补偿。在我们位于祖文豪森的“碳中性”工厂,我们优先考虑避免浪费和排放。随着发动机的更新换代,我们已经不断减少排放。只有在那之后,我们才会部署补偿策略,例如我们启动了一个名为 “Porsche Impact” 的项目,让我们的客户可以抵消他们车辆的碳足迹。

电池真的是最好的储能解决方案吗?氢燃料电池不是更合适的选择吗?

电池至少是当今行业中最畅销的技术。由于其强大的加速能力,是一种非常适合跑车的技术。就能源效率而言,这项技术远远优于其他技术。因为产生的能量是直接传输的,在汽车上使用时,电池的效率是燃料电池的三倍是合成燃料的六倍。无论何种驱动类型,重要的是尽可能高的能量回收水平。

这是否意味着你只专注于电池驱动的汽车?

不是,应该说除了汽油发动机,我们的产品组合还包括电池电动汽车。就我们而言,要看到所有现有车辆未来的可能性,当然也在研究合成燃料的潜力。尽管如此,合成燃料的制造成本仍然过高。相比之下,我们不认为燃料电池是跑车的可行选择,它更适合更重的汽车。为正确的应用环境开发正确的驱动类型是我们的决定因素。

Taycan 在特斯拉 Model S 推出数年后才进入市场,但续航里程仍然较短。你要向特斯拉认输吗?

完全不。我可以简单地建议你试驾两辆车,然后让你自己做判断。我非常尊重特斯拉的运营方式,以及他们在汽车中融入的创新。测量电动汽车的行驶里程并非易事,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采用哪种测试环境。Taycan 具有运动型设计,在新的欧洲 WLTP 测试循环中,其行驶里程约为 450 公里。美国的循环标准基于很慢的车速,这就是为什么特斯拉评级比我们的跑车更好。然而,对于长距离驾驶来说,充电时间起着重要的作用。凭借我们 800 伏的充电网络,我们的 Taycan 在这方面是远远优越的。

如果速度决定续航里程,你怎么看在德国高速公路设定一般限速的问题?

我认为这个主意不怎么样,当然,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和保时捷的许多客户以及公司里的同事一样,我认为德国高速公路上不设置限速是事关个人自由的问题,我们应该给人们这种自由。限速常被用作减少事故数量的依据。然而,德国高速公路的事故率只有乡村道路的五分之一。据统计,高速公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道路之一。我反对在高速公路上设置限速,你完全可以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安全地驾驶。

保时捷销售的 SUV 越来越多,而这些车型却备受争议。

这是一个典型的德国式辩论,在中国或美国根本不会被理解。在那里,人们会问,为什么德国的 SUV 这么小?开 SUV 的是那些有很多东西要装的人,或者是那些喜欢坐在车里较高坐姿、驾驶舒适性以及安全性的人。

德国政府提出的气候方案中,包括了对二氧化碳排放量特别高的汽车,如 SUV 课以重税的建议。你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

我们将不得不等待这场政治辩论的结果。总的来说,我认为面向更环保的汽车,例如混合动力车型和电动汽车,政府能提供激励措施是有意义的,这也能支持保时捷采取的战略。降低对环保汽车的税收和有吸引力的基础设施是有益的建议,但提高税收则不然。

你的客户开的 SUV 越多,就越难满足欧盟的二氧化碳排放要求。

五年前,没有人会相信保时捷能达到如今的二氧化碳排放水平。今天,我们可以确定,我们的战略行动方针将引领我们在未来远低于目标要求。作为跑车制造商,保时捷是这一领域的创新驱动力,到 2021 年,我们的汽车排放量将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可持续方面也是如此。

相关信息

本文首次出现在 2020 年 1 月 25 日德国《世界报》

采访记者为 Olaf Preuß 与 Philipp Vetter

相关文章

保时捷工厂产能重回疫情前水平
公司

保时捷工厂产能重回疫情前水平

后疫情时代,虽然汽车市场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但保时捷工厂生产和中国市场业务已基本回归正轨。日前,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主席奥博穆先生(Oliver Blume),以及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成员、负责生产与物流的瑞慕德先生(Albrecht Reimold)接受媒体专访,回顾了保时捷在疫情期间,为恢复业务实施的有力举措以及为社会做出的突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