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景:零影响工厂

保时捷的“心脏”位于祖文豪森。在过去的80年中,保时捷始终与这座厂区保持紧密联系。从1938年至今,公司一直由位于醒目的1号砖砌厂房中的团队管理,这里是公司的发源地。保时捷围绕这一幢历史悠久的建筑不断发展壮大。
 

员工人数从1938年的176名增加到目前的30,000多名,其中超过11,000人在祖文豪森厂区工作。厂区也从最初如运动场一般大的面积增加到约67万平方米,相当于62个足球场。

“在祖文豪森保时捷分部生产第一辆全电动跑车Taycan的决策同样涵盖了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施工和扩建项目。”生产和物流董事会成员阿尔布雷希特·瑞蒙德(Albrecht Reimold)说,“主厂将获得智能扩建,以满足未来的汽车生产要求。”旧的、低效的、不太环保的建筑必须为新的、节约资源的建筑物让路。所有这些都在不造成量产中断或延迟的情况下进行。

创新的空间利用是祖文豪森未来项目的一部分。在全新的装配和物流大厅以及车身制造车间中进行的Taycan生产涵盖了多个层面。车辆以从上至下的顺序建造。验收后,车辆从与地面齐平的大厅中驶出,准备好迎接客户。控制整个生产过程的技术位于地下室中,这可谓是一项物流和空间节省方面的杰作。

可持续发展在此扮演着核心角色。Taycan在祖文豪森的生产实现了二氧化碳零排放。保时捷所有分部如今已开始使用清洁能源。与电动出行的趋势转变一致,保时捷也在关注进一步的措施。例如,公司利用沼气实现“绿色”供热和发电,每年可减少数千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此外,42,000平方米的绿色屋顶对当地气候产生了积极影响。

“我们的愿景是:零影响工厂,即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影响。”瑞蒙德说,“这不仅仅与二氧化碳排放有关。我们全面审视环境因素,包括资源消耗、垃圾和厂区周围的出行便利性。”首批开创性步骤已获得落实。
 

能源

保时捷秉持智能、资源节约的能源使用理念。例如在车身涂装中,通过使用“再生后燃烧”(RNV)工艺,用于废气净化的气体变少。总体来说,这能够确保排放到环境中的未利用能量大大减少,并且大部分废热被用于车身的干燥流程。从数据方面来看:“再生后燃烧”工艺每年可节省75万千瓦时的能量,相当于319吨二氧化碳排放量。
 

水是一种宝贵的资源。节约用水是保时捷环保活动的核心。循环系统、多次利用和慎重处理污水扮演着重要角色。天然水电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前瞻性且清洁的能源生产形式。在祖文豪森保时捷总部,源自水力发电的二氧化碳零排放电能将在未来成为不言而喻的企业标准。
 

清洁电能

对于保时捷而言,清洁能源供应是重中之重。如今,所有分部的电力消耗均已100%来自水能。从2019年开始,位于祖文豪森的总部拥有两座新的热电联产厂,将沼气转化为热能和电能。
 

噪音保护

声音无处不在。噪音是对人们影响最大的环境压力之一。事实上,噪音是一项巨大的压力因素,而且可能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这就是保时捷十分注重噪音保护的原因。沿着2号工厂北部边界约250米长的新隔音屏障显著降低了附近的噪音排放——特别是物流交通产生的噪音。另一项噪音控制措施应用于全新Taycan的交付和装载区。通过将这一区域并入建筑物内,这里变得更加安静。
 

排放

祖文豪森正在努力成为零排放厂区。例如,保时捷正在测试建筑物上的创新铝立面元素。它们采用特殊的二氧化钛涂层,可显著降低二氧化氮量。涂层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借助阳光而且在极低的湿度下,便可将吸收的污染物颗粒分解成无害的水和硝酸盐成分。在第一个试点项目中,保时捷在126平方米的面积上测试了氮氧化物吸收立面。在这片相当于十个停车位的面积上,这种建筑方法所取得的效果已经相当于十棵树的空气净化量。如果试点项目成功,祖文豪森分部将越来越多地使用这些所谓的“氮氧化物立面”。涂装车间的再生后燃烧还减轻了环境负担,因为这一工艺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所产生的溶剂量,并通过能量回收节省了大量天然气。

 


詹姆斯·达维(James Dawe)是一位视觉艺术家和插画家,专门从事混合媒材拼贴。他的数字扭曲和3D实验涉及从时尚到足球的不同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