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遭遇革命

电动汽车颠覆了保时捷的面貌。911第8代车型却依然流淌着纯粹跑车的血统。保时捷如何做到在不断突破自我的同时,延续品牌的传统?

作者:Harald Willenbrock
 

在接近1点的一个温暖午后,斯图加特郊区

工业区的一间不起眼的厂房里。楼房的窗

户贴上不透光的贴膜,大门紧紧关闭,在未获许可下没有任何人可以窥探和进入,一切都密不透风。这里停着经过伪装的Taycan试验车——保时捷70年来首款纯电动跑车。此时此刻,只有一些关于它的基本信息被披露,专业杂志不断抢先刊登一些极具未来感的虚拟照片,但有一点是确凿的:借助从有传统燃油跑车延续而来的力量,Taycan将带领保时捷品牌涉足一个完全崭新的领域。一次巨大的飞跃。并且如每个裂变,潜在着风险。

在它身旁,停着一辆全新的保时捷911——自1963年首次亮相后便成为公众印象中保时捷品牌的精髓、核心和代言词。它是产量突破百万的传奇,是时代、文化、技术和设计史上的现象级产品,一辆永远在创新却又尽可能保持原状的跑车。

两个世界碰撞在一起,其源头却同出一处,有着一致的目标:定义全新保时捷方式,确定保时捷品牌的方向。而两位围绕着两辆跑车正热烈讨论的先生,同它们有着什么关联呢?

奥古斯特·阿赫莱特纳(August Achleitner)被誉为911的“大脑”,63岁的他体型瘦削,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年轻许多。这位汽车工程师执掌这一车型已有18年,第8代将是他的谢幕之作。他悉心呵护保时捷这一传统车系,研发时始终遵循传统和革新交织的保时捷价值观:可以改变,但拒绝激进变革。即便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从未有人像他一样对911产生过这么大的影响。一旦谈到他个人所扮演的角色,他总会问委婉地将话题转移到“团队”或者“我的同事们”。
 


“911的研发始终如同一场进化,而非革命。我们推出的每一代新车型都不会掩盖上一代的光芒。这也解释了,保时捷为何能永不过时。”

奥古斯特·阿赫莱特纳(August Achleitner)


在他身旁的史蒂芬·维克巴赫(Stefan Weckbach),比他年轻近20岁,肩负着保时捷目前最具挑战性的任务。大学攻读企业经济学的维克巴赫曾是Boxster的负责人。如今他被委以执掌Taycan车系的重任,为了这一革命性汽车方案,保时捷不惜在祖文豪森总部打造了一座全新的工厂并招聘了1,500名新员工——为大举进军电动汽车领域,保时捷投资近60亿欧元。员工和管理层的“未来协议”为这一壮举保驾护航。他们共同输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这一款将于2019年年底亮相的革命性全新保时捷,将诞生在保时捷起源之地。虽然它指向的是一条通往未来的道路,却重回本初的源头。

维克巴赫的任务便是要证明这些投入都是值得的。品牌在创新的同时,一直坚守传统。“作为首辆全电动保时捷,Taycan将向世人展示它是一辆纯粹的保时捷,”他解释说,“这当然是一大挑战,公司内外都对此寄予厚望。”

期望之所以如此之大,是因为Taycan被视作保时捷未来推向市场的半电动和全电动车系的先驱者。在不久的将来即2025年,保时捷计划电动汽车占新车销售的半壁江山。这一目标的实现,取决于Taycan和其后推出的衍生车型Cross Turismo——一款倡导积极生活方式、具有更高使用价值的跑车——是否能在道路和市场上经受住考验。

品牌必须在蜕变的同时忠于根本,唤起车迷热忱的同时赢得还未曾想购买保时捷的新客户。不能只顾一方,忽略另一方。从驾驶技术层面来说,保时捷必须沿着赛道行驶,却要以全速偏离赛道。

如何保证这样的操作不会在离心力的影响下失控?

对于奥古斯特·阿赫莱特纳,最重要的答案就藏在新款911中。他同维克巴赫一同讨论新款911的各种大小革新,如何让它们不受到过于激进变革之声的影响。“这一款911也不敢对其传奇历程提出质疑。”一本独立的汽车杂志如是评论,“世界上任何一个噪音保护法则也不能让3.0升水平对置六缸发动机保持缄默,经典的空档轰鸣声和高转数的嘶吼声几十年从未变过,运动升级驾驶系统和运动型排气系统的结合让汽车即使以低档位全速行驶在失修的隧道时,也能让顶棚的泥灰纷纷掉落。”

换言之:新款911是传统的全面革新。一切都是新的。它是否是史上最好的911?“当然,”阿赫莱特纳毫无迟疑地说,“正如之前每一款新车型都是历代最好的。我们团队有众多具有创造力的工程师、设计师和其他优秀人才,他们会有源源不断的创意,创造出更下一代更优秀的车型。”
 

值得一提的是,阿赫莱特纳和他的团队在此次新车型研发中未采用的众多创意,并没有经过市场调研和产品诊所环节,而纯粹来自于他们的直觉判断。

“有时一些局外人会认为,我们要注意不要丢失了我们的DNA,”阿赫莱特纳说,“对此我没有任何顾虑。”保时捷品牌精髓蕴藏在规划、构想、组建和使用保时捷的人之中。鲜明的特质会随着每次进化而不断发展。精髓得以传承,即使变化却贯穿始终。

这一变化让有些人联想到魔法效应。如沃尔夫冈·保时捷所说的必须悉心保护的“保时捷魔力”。作为费迪南德·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的孙子,这位时任保时捷股份公司的监事会主席提到,现在911身上没有一个部件同60年代同款车型雷同,但传奇跑车的精髓历经50载依然如初。“911的独特性并非由技术细节决定,”他解释道,“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一个事物的本质。我还没有见过一辆车如911一样经过这么多技术变革和时代的洗礼,依然保持最初的本质。”

保时捷品牌理念究竟如何兼顾灵活和稳定,可从911每一次影响深远的创新中窥见。无论从风冷转换至水冷系统还是采用涡轮增压,无疑都极大考验着忠实车迷的承受能力,至少在最初听闻的当下。但事实上,新车型的销售额总是远超上一代,有力驳斥了反对者所提出的这一经典正偏离正确道路的的论调。

“我们的团队依仗并热爱保时捷,”阿赫莱特纳说道,“对于他们而言,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实际上,他们就是保时捷基因最小心翼翼的守护者。”

其他情况也如出一辙: 新款Cayenne,Panamera或Macan均代表着对前辈车系的进一步认可。虽然它们乍眼望去有违这一说法,但第二眼你便可以找到证据,来证明阿赫莱特纳所说的“保时捷基因守护者”们如何灵活运用技能,在不断升级其配置和特性的同时,巩固品牌的核心。另一个例证便是Taycan。
 


“我们有一支非常特别的团队,他们自己就是保时捷最狂热的粉丝。他们确切地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可以持续推进的。”

史蒂芬·维克巴赫(Stefan Weckbach)


如果你相信史蒂芬·维克巴赫,就意味着保时捷家族的新成员既不会代表激进的裂变,也不是一个全新的开端。这台首款全电保时捷只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它不仅仅是一台高端电动汽车,而更多是一辆纯粹的保时捷,虽然较之其他任何一辆保时捷它更加数字化和电动化。

市场上有许多运动型电动跑车,它们最初都加速迅猛,以达到性能极限,维克巴赫说道:“这对我们是远远不够的。保时捷提供的是可再生的性能:必须以稳定的方式输出最大的动力。”

维克巴赫阐述道,他的研发人员必须在高压下解决各类关键性问题,才能以一贯的精准实现目标。以智能冷却系统为例,围绕这套有着800伏的革新技术以及其他部件,他们努力提升Taycan最大功率和续航里程,缩短充电循环并输出保时捷最典型的驾驶动力。不能停滞不前,不能满足于现状,而是通过打造卓越的性能抢占领衔地位,这需要付出超乎寻常的努力,但这正是人们熟知的保时捷。

承载着70年燃油车历史的保时捷,在提出打造一辆全电动的跑车时,公司内部竟然无一反对,阿赫莱特纳说道。“与之相反,大家都秉持一种自信的态度:现在是展示我们也可以制造全电动汽车的时候了。虽然它在保时捷历史上实属首例,正如我们在数年前推出第一台运动型SUV——Cayenne时一样。”

在阿赫莱特纳眼中,仅仅关注传动方式,确切来说是只聚焦发动机,是远远不够的。对于保时捷,传动系统仅仅是整体的一部分。在这个整体里,还有很多其他部件发挥着关键作用。阿赫莱特纳描述着他第一次坐在Taycan原型车驾驶位上的感觉。他如何调节座位和转向柱,打量数字仪表盘,体验汽车基本的“人机工程”设计。他闭上双眼,暗自思忖:“不错!是一辆真正的保时捷。”

什么是真正的保时捷呢?什么是能够、可以、必须颠覆改变的?哪些品牌的特质又必须保留?

动感flyline,微翘的尾翼,车窗轮廓,四点式日间行车灯或者搭配宽大车肩的流线型车头,这些都是人们还没听到发动机轰鸣声之前,便早已熟知的保时捷。对于史蒂芬·维克巴赫而言,还有一些指标更为重要:例如驾驶动力、情感、质量和性能。“纯粹的保时捷最出众的一点是,它总能让驾驶者积极投身其中。”阿赫莱特纳补充到,“这一理念在Taycan和911上都能找到。人们仅在几分钟内就可以从一辆车适应另一辆车。”
 

如此看来,两款保时捷车型行走在一条道路上,并肩推进着品牌的发展。两辆车都有着独特的、不可替代的个性。但本质上,二者却有着许多不容忽视的相似点。

这一点同两位正缓慢踱步到厂房出口的车系负责人类似。虽然辈分不同,他们却有着许多惊人的共同点。例如,两位都热衷于在闲暇时骑自行车出行:阿赫莱特纳有时会骑电动自行车,而山地自行车却是维克巴赫不二选择。他们都在魏斯阿赫研发中心工作,办公室仅一层楼相隔,如有需要他们总会快速地沟通交流。

维克巴赫讲述着,在他还没有在保时捷工作前,就长期租赁了一辆997系列的 Carrera S。在他的父亲买下这辆车后,他怀着巨大的遗憾归还了这辆车。“所幸的是,这辆车现在还在父亲的车库中。”

阿赫莱特纳同保时捷结缘还要更早,可追溯到他的少年时期。那时他通过拜仁电视台的一档《聚焦体育》(Blickpunkt Sport)节目,追随赛车手沃尔特 罗尔(WalterRöhrl)参与勒芒24小时赛的准备工作。“那是在保时捷魏斯阿赫的测试道上,”阿赫莱特纳回忆道。自此之后,车手和他那动力十足的赛车的画面再也没有从他脑海中消散。最终让这位父亲是宝马重要部门负责人的慕尼黑人,于80年代作为汽车工程师踏上了通往斯图加特和保时捷的道路。

作为研发人员,他亲历了保时捷产品系列的不断发展,其中许多是以他认为不可能的方式。例如SUV、Gran Turismo和小型SUV如何壮大这个家族,俘获更多车迷的心;例如这个品牌如何通过变革而拓展事业版图。

阿赫莱特纳始终心系911,“这辆绝非理性的却又非常适合日常使用的跑车,”他这样称呼它。他的车库中始终停着一辆911。当两位先生离开厂房走向自己的车时,他补充道:“但未来,我可以考虑购买一辆Taycan。”

 


奥古斯特·阿赫莱特纳(August Achleitner)于2001年成为911车系的掌门人。新款911是他推出的第3代也是谢幕之作,这位奥地利人将在2019年3月底正式退休。

史蒂芬·维克巴赫(Stefan Weckbach)于2008年从一家咨询公司跳槽到保时捷。2014年11月,这位企业管理博士成为Taycan车系的负责人。

哈拉尔·威伦布鲁克(Harald Willenbrock)作为德国商业杂志《brand eins》的作家,非常关注那些在全速发展过程中经历重大变革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