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60分钟

1966 年 2 月 6 日,戴通纳 24 小时耐力赛。

赛季以惊喜开场:保时捷制造商车队不仅带来了两辆已经初露锋芒的 904 GTS,更是将第一辆 906 原型车也一起带到了佛罗里达州。这辆车不久前才制造完毕,几乎还未经过任何测试。让这辆带有 2.0 排量 6 缸发动机的保时捷参加这样一场耐力测试,需要莫大的信心和勇气。

在戴通纳,一切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技术、时机、团队。906 的驾驶舱里坐着刚刚回到保时捷的的汉斯·赫尔曼(Hans Herrmann),曾是梅赛德斯之星,方吉奥(Fangio)队友,还有保时捷自1948年以来的第一位测试和试驾员、赛车机械师——赫伯特·林格(Herbert Linge)。赫尔曼和林格都来自德国施瓦本地区,都出生于 1928 年,相处融洽,也早已共同历经风雨。

事实证明,在戴通纳,一切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技术、时机、团队。

漢斯·赫爾曼 /赫伯特·林格(左起)

两人在 1954 年 Mille Miglia 一千英里耐力赛上的壮举堪称传奇——为了拿到所在组别的冠军,他们驾驶着保时捷550 Spyder,低着头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从容镇静地从一根铁路道口的栏杆下挤过。

到了戴通纳,赫尔曼和林格在排位赛上一鸣惊人:凭借 2 分 076 秒的单圈时间,他们驾驶着崭新的 906 一开始就超越了三分之二的车队。比赛当天,佛罗里达州上方的天空阴云密布,寒风刺骨。夜间,气温甚至滑落至零下。在黑暗里, 一辆接一辆的赛车因为寒冷而失灵——出发时的 59 支车队中,大约有一半无缘看到赛道终点飘扬的旗帜。周日,当太阳再次升起时,906 的总体排名已经上升至第七。但是,保时捷车队的两辆 904 GTS 还在它前面。最终,赫尔曼和林格同样超越了它们。

到达终点时,两人共计完成了 623 圈赛道,将 2.0 排量组的冠军收入囊中。

一本美国赛车杂志简明扼要地总结道:这支德国车队补充了燃料,更换了轮胎和车手,别的什么都没做。自此,906 一直维持着它在这次试车中的表现:在紧随而来的赛百灵耐力赛、蒙扎耐力赛、勒芒耐力赛和霍根海姆耐力赛之后,保时捷于 1966 年赢得了 2.0 排量跑车组和原型车组的品牌世界冠军。

之后几年中,赫尔曼和林格将更多胜利收入囊中,直到他们的赛车职业生涯在 1970 年同时画上圆满的句号。虽然两人并非在同一辆赛车中完成了自己的收官之战,但却都在同一个地方:勒芒。在那里,赫尔曼和理查德·阿特伍德(Richard Attwood)一起凭借红白相间的 917 K 为保时捷赢得了其在勒芒耐力赛上的第一个总冠军。而一年前已经不再活跃于赛车场上的林格,作为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在勒芒的替补重回赛场,驾驶着一辆 908 再次上演了夺人心魄的赛车场面。

终其一生,两人依然是队友,更是挚友:今年,赫尔曼和林格都将迎来自己的 90 岁生日。

05.–06.02.1966

戴通纳 24 小时耐力赛
戴通纳国际赛道,美国佛罗里达州
汉斯·赫尔曼(左)和 赫伯特·林格,保时捷制造商车队
6.132 公里赛道全长
保时捷 906

Frank Giese
Frank Giese